您的位置: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散文:中师生逆袭/曾祥志

来源:《兰草》 作者:曾祥志 发布时间:2019-12-03 浏览次数: 【字体:

中师生逆袭

/曾祥志

 

每每看到别人回忆儿时的文章,流露出的感觉都是在贫苦的日子里透着甜蜜和幸福。我很少去回忆小时候的事情,更不愿意提及小时候的事情。因为我很少体会到甜蜜与幸福,只感觉到心酸和苦涩。

我出生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农村,家里十分贫穷,境遇非常糟糕,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比这更糟糕的家庭。

父亲从我记事起,就行走不稳,只能呆在家里,基本不能外出劳作,而且身体每况愈下,到后来生活不能自理。屋里屋外的事情都是我那瘦小的母亲一个操持。

父母没有儿子,只有我们姐妹三人。那时我们年纪幼小,吃饭的人多,做事的人少,生活十分艰难。

我五、六岁就跟着妈妈和比我大2岁的姐姐到田里地里干活。为了能让邻居家伯伯给我们家耕一天田,母亲带着我和姐姐给他们家插好几天秧,等到他们家什么都做完了,才会轮到我们家。

春天,田里泥水寒冷刺骨,但是天没亮就要出工;夏天,太阳晒得汗如雨下,还是要在田里插秧割稻;秋天,放学背着书包直接去地里,帮妈妈去收棉花,一直要到天黑看不见了才会回家。冬天,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我和母亲拖着板车卖甘蔗。因为她没读过书,不识字也不会算账,我很小能算账也会认称,所以她卖东西都要带着我。

别人家的孩子玩的时候,我在干农活;别人家的孩子写作业时,我还在干农活;等到别人家的孩子都休息了,我才能写作业。那时候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可以不用干农活,像我姑姑一样在供销社当售货员,那样就不用风吹日晒了。可是我小学的时候成绩差得一塌糊涂,怎样才能当上售货员呢?那时的我很迷茫。

到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爷爷从姑姑家回来养病,经常给我讲故事,告诉我打算盘,他觉得我悟性不错,经常夸我,让我帮他记数算数。后来我的数学成绩慢慢好了起来。

上初一的时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我竟然在班上考了第一名。初中三年,成绩一直都很好,每次考试在全校6个班中基本排在前五名。那时候英语成绩很好,初二开始每次学校英语竞赛,基本都是第一名。

我也无师自通地能自学英语,老师还没有上的内容,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同学都极为佩服,我也十分的自豪。那时候就想,我长大了要做翻译,就是电视里面跟在领导人后面的那种翻译。

初三刚开始,家里不幸的事情就接连发生,父亲无法忍受常年病痛折磨,多次自杀,最后走了。母亲那时已有精神疾病多年,时好时坏,状况越来越糟糕,在离中考的前2个月,她也走了,留下我们三个孤儿,最大的才16岁,最小的才11岁,我还不到15岁。

那时候亲戚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孩子,也没有谁收养我们,我和姐姐就自己种田种地,艰难地过日子。记得母亲去世的第一年,姐姐没有种菜,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吃开水泡饭加一个腌菜。

那时我想考大学当翻译是不可能的了,我的唯一出路是考上中专,那样就会有一份工作。报志愿的时候,我填了中师,虽然这不是我的梦想,好歹当老师不用日晒雨淋。

中考的时候我感觉不太好,考数学的时候考着考着睡着了。我也是太累了,两个月来,每天都是12点多睡,5点多就起来,只要我挨着椅子就能睡着。

考前一个多月,还得了麻疹,整整耽误了半个月,麻疹好后,是将近一个月的咳嗽,本来就瘦得像非洲难民的我被咳嗽折腾得越发消瘦。

经历这么多事,周围所有人包括自己都觉得很难考上,连班主任都不抱希望了,没人相信一个孩子能经受这样多的不幸和打击。

成绩出来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740的总分我考了686.5分,超过分数线3.5分。后来被津市师范学校录取了,意料之外啊,大家都高兴坏了,爷爷躺在病床上,眼泪都流出来了。感谢父母在天之灵的保佑,让这个家有了一线希望。

19929月,我到津市师范报到,开始新的生活。师范的学习丰富多彩,跳舞、画画、唱歌、弹琴,各种各样的晚会和活动,我各个方面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各方面的成绩都比较优秀。

师范学校是培养中小学教师的,那时候小学不开英语课,师范学校也一般不开英语课。

不过当时津市师范竟然有一位湖南师大的英语本科生教我们英语,我非常高兴,不过学了一年英语后,老师走了,就没有英语课了。我的梦想还是没有变,在师范读书时,我自己学完了高中两年的英语。

师范毕业后,我回到我的家乡,分配在镇上的中学(我的母校)教书。这对一个农村出来的中师毕业生来说,是多么难得啊,同班的很多同学都分到非常偏远的小学。在长辈们看来,这是我最好的人生,也是对我最高的期待。

当时我自己也觉得满足,不过现实很残酷,那时候一个月才197元,买了一双鞋60元,做了一套衣服100元,一个月工资就没有了。

当时教委经常拖欠工资,等到年底才发一年的工资,平时只有去借钱,年底还了欠款,扣除了妹妹的学费,就回归赤贫状态。为了省点钱让妹妹读书,就天天吃食堂,食堂只有冬瓜南瓜,日子过得艰难。

开始两年,为了多赚一点钱,课上得比较多,本来身体底子就不好,没过一年,就开始出现咽喉炎,每月都发一次。我那是还不到20岁,自己像个中学生,很多男学生比我高很多,学生也不怕我,上课管纪律伤透脑筋,再加上住在学校教室的隔音室里,早晚学生打打闹闹,总是睡不好,后来开始失眠。

贫穷、生病、失眠、工作不顺心,消磨了我最初当老师的热情。一点工资仅够糊口,一间破屋勉强容身,一群熊孩子让你气得半死,满身尘灰,满面倦容,这是大部分的农村教师一辈子的生活状况,想想一辈子就过这样的生活,到死也不会有什么改观,一股悲凉之感油然而生,心里不甘啊。

那时候看电视上职业排名,大学老师以其高收入、高社会地位和轻松自由排在第一位。

我有了新的梦想,我不想当中学老师,要当大学老师,当我把我的梦想说给一位长辈听的时候,她正在喝水,还没听我说完,她一口水就喷出来了,没好气地对着我说:“你一个中专生,连高中大学都没有读过,你还想当大学老师,你怎么不上天呢。”此后,我再也不敢和别人说我的梦想了,默默地把它埋起来,那是1997年,我20岁。 

从那以后,我买了国际音标的书,自己从国际发音开始学,然后自学完了新版初中英语和高中英语教材。

一年后的暑假,我去了湖南师范大学,我最好的朋友高高在那里上大学。每天我和她走在木兰路上,听着岳麓山上流淌下来古筝的琴声,看着绿树环绕的校园里大学生在读书,我羡慕不已,他们多么幸运啊。心想将来我老了,回顾一生,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上过大学。

那时候高高在准备考研,我就和她一起去自习室学英语,半个月的时间,大学英语精读第一册我学了一半。我走的时候,她帮我在一位研究生学姐那里借了全套大学英语精读,她告诉我,除了学精读书之外,还要听美国之音练听力。

我回去就买了一个德生的收音机,为了让自己少生病,我每天早起跑步,边跑步边听美国之音的慢速英语。

说实话,开始是一个单词都听不懂,也不知哪里来的信心,我就觉得我能学好(其实是生活所迫没有其他的选择)。

每天只要回到屋子里,就放着英语,也不管是否听懂。那时候流行疯狂英语,我买了卡片,天天在家一句句地背,把所有卡片上的句子背完了。用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学完大学英语四册后,期间考过一次四级没过,57分。

我又听人家说新概念英语很好,背完四册就可以考六级了,口语和听力也没有问题了。我就买了新概念英语,从第二册开始,一天一课的背,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基本背完第四册。

后来又听别人说考了英语六级就可以到沿海一带找到好工作,可以当翻译。20019月,我就准备考英语六级,买来六级词汇书和真题,每天100个的速度记单词,记过的单词用纸抄着,贴在墙上,每天回来一张张重复背完才能坐下。

每天一起来就听着英语,直到去上课,下课回到房子里同样如此,晚上睡觉也放着英语,大概4个月时间,六级每一个词汇我都能中英互译,都能听懂。

在此期间,还到文理学院去偷听英语六级的培训课,舍不得交培训费,查课的老师来了,就躲到厕所里。

2002年是我的幸运年,也是我的转运年,我考完英语本科文凭,考过了英语六级,英语从一个单词都听不懂到能听懂美国之音的标准新闻。查到英语六级考了65分时,我兴奋地抱着好友蹦了好久。这个证就像一对翅膀,让我有能力飞出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了。

2002年,高高师大毕业3年,已在我们那个市的一中当老师,听说我过了6级,也非常高兴,当时她准备考研究生。

她就对我说,你的英语都过了6级,为什么不考研究生呢?

我说:我可以吗?你老公是师大的本科生,都考了3次才考上,我一个中专生,怎么可能?她说你英语过了6级,可以试一下嘛?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20027月就准备考研,暑假看了两个月政治,基础太差,还好不懂就可以问高高。国庆后她老公帮我买来专业书和历年真题。我当时计算了一下所有书的总页数,乘以3,除以离考试的天数,每天要看259页。

那时我每周有14节课,还要看学生早晚自习。所以每天剩余的时间不多,每天以超级快的速度看专业书,12点后才能睡。

为了防止别人发现我考研而讽刺嘲笑我,我把全部有考研字样的书,都用纸糊起来。报名时要找校长签字,一遍遍地恳求他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复习了两个月,发现心理学的书太难了,看了三章,看不懂,在考前半个月,就放弃了。考试前两天,高高打电话给我,说要考试了。我说书都看不懂,不考了。她说,钱都交了,为什么不来考一下。我听了她的话,就去和她一起去考,同考的还有高高的两位同事。

考完之后她们问我有多大把握,我说0.001%的希望都没有。两个月后,高高打电话给我,可以查分了,我说不可能考得上,懒得查。她说考了就查一下吧。我就去查了分数,政治51、英语52、专业108110,总分321。这个分数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啊,我人生的转折点啊。

高高兴奋地说有希望啊,比去年分数线高。漫长焦急地等待好多天,分数线终于出来了,单科划线51,总分300分,竟然上线了。后来问了排名,招十个人,我排名第十。

啊,我真的走狗屎运了。在复试时,印象最深的是师大张楚廷校长看到我的成绩,笑着说,你的分数好惊险啊!我说是的,他问我上过什么培训没有,我说,我就是一边工作一边自己看书,所以分数不高。他说,那你的考试能力很强啊。

我后来选导师的时候就选了张校长,很幸运没被他拒绝。收到师大研究生录取电话的时候,我兴奋地抓住在旁边的同事,又蹦又跳了十几分钟,她不停的问我,怎么啦,怎么啦,我都高兴地说不出话了,当时能理解范进中举后的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6年啊,多少日日夜夜啊,多少期盼和等待啊,多少次失败和打击啊,多少嘲笑和讽刺啊,我终于成功了,终于可以飞出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

师大三年后,我进入了长沙的一所本科院校工作,当年埋下的那个梦想终于开花结果了。9年时间,从中专生到研究生,从中学老师到大学老师;从毫无希望到美梦成真了。 

梦想真像一颗种子,种在我们的心里。你的梦想有多大,你的舞台就有多大,你的梦想有多远,它就能带你走多远。只要你够努力,只要你敢于尝试,那些不可能都将变成可能。那些打不跨你的磨难,那些压不倒你的伤痛,都将使你更坚毅更强大,变成你追求梦想的动力。

(后记:昨日梦到你了,梦里的你,面对扯回来的水稻秧苗没有插完,一个人很无助很疲倦,满脸愁苦,却没有看到姐姐和妹妹。妈妈,我现在很好,过上了我梦想的生活。虽然你没有读过书,但你磨炼了我的意志,让我能直面任何艰难困苦;让我懂得了人情冷暖,人性善恶,让我能理智面对生死荣辱。愿你们在天堂都好!)

 

作者简介:曾祥志,曾在津市师范就读,现为湖南女子学院教师(长沙井湾子中意一路160号)。

 

一《兰草》一


主管:中共津市市委宣传部

主办:津市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津市市作家协会

编辑出版:《兰草》编辑部

地址:津市市政务中心三楼

投稿:jswl4258778@163.com(标注:津市)

联系电话:0736-4258778




终审:津市市文联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