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老 曾/万石诗

来源:《兰草》 作者:万石诗 发布时间:2019-05-05 浏览次数: 【字体:

老  曾

文/万石诗

 

初夏的一天,蜀陵邮学会津市分会的成员来到许业俊家例行活动。久居江苏江阴儿子家的杨振文见到曾泽生,惊叹说:“好多年了,老曾还是现样子,不象个结肠癌动过三次手术的人。”老曾说,是的,“我就咯样子,搭帮集邮,集邮让我战胜了癌症”。老曾边说边笑出声来,除了眼角的鱼尾纹,脸上不现菊花瓣。是啊,1934出生的老曾,满84岁了,还是这般硬朗。

“搭帮集邮治好了我的癌症”,这句话如今成了老曾的名言,他无处不说,聊邮便言。省内省外的邮人都知道他的这个经历。确实如此,老曾搭帮集邮,他靠集邮谋生,靠集邮养育了儿女,置了房产,交了朋友,上了报纸、上了电视,据有了收藏品,这是无人不知的。

集邮当然治不了癌症,集邮所养成的沉静,处变不惊,悠悠万事唯邮为大的精神状态,对养生保健,对治疗疾病大概是起作用的,国内国外的集邮界已经有了无数例证。

集邮是老曾一生中的大事,他集邮时全神贯注的情态是他人不具备的。老曾生就一张笑脸,除了交流邮品算帐时难见他的笑容外,其余的事他大多不当回事,天大的事他都能一笑了之。

他的妹夫贺宾生逝世后的一天,我在街上见他推一部惯用的女式旧自行车走过,我喊住他说:老曾,贺宾生死了,你忙辛苦了吧?他手扶车把立稳,抬头朝我一笑,说:唉呀,你别说,老贺平时不吃药不住院,一住进长沙的医院没满月就死了。他一死,我的妹妹曾淑芳只过16天也死了。我到他们家里清理邮票,发现老贺的集邮有成果,文革后的新票是齐全的,老纪特和文革旧票都收全了。我作主把这些藏品分给三个外甥了。老曾满嘴跑邮票,不言伤心事。说完,爽朗的一笑,立马推着自行车匆匆向菜场方向走去了。老曾和老贺亲戚一场,都集邮,却难得说上几句话。担任过市委副书记、政协主席的贺宾生对这个大舅佬有过一句评语:“他,一个大炮”。

老曾是一个心里不装话的人,除了集邮留点小心事耍点小聪明外,其余的话在他嘴里不过夜就传出去了。无论是他自己的话,还是别人想通过他传出去的话,不滤来由,不思后果,照直说。他对人不设防,常常是口无遮拦,好听的话难听的话都说,当面说。他不背后损人,即使偶尔背后损了人,事后他也会跟被损的人说明,是他错了的他会道歉。这是由于他觉得自己的做人有底线,无意伤害人,所以也不思索所过话语的前因后果。他说话时不顾别人的感觉,只顾自己一时的痛快。他有时候的言行像个孩子,大家都知道他容易亲近,无论男女老少,远近生疏他都合得来,因此他甚至有些逗人喜欢。

老曾只有在集邮的场合才容易生气、与人争执。但是他一般都是自己醒气,不要人劝,在集邮圈子里,哪怕是结了仇他也不记仇。他是“芷兰邮苑”元老级成员,这个集邮沙龙三十多年了,年龄有四十几、五十几、六十几、七十几的人,老曾是八十几的人,最年长。沙龙聚会常因观点不同而争执,老曾和小他一截的人争吵是惯事,他甚至因此而离席、离开沙龙,过一段时间他又自己归队,并不怨恨年轻人不尊重他。一位在教育界任职的年轻人说,他之所以愿意加入这个沙龙,是因为看到这些人有点另类,吵架过后没一点事。

老曾喜“路见不平一声吼”,爱管“闲事”。路见残弱,停住自行车问一声,做得到的扶一把。有一年夏季的一天,我衬衫短西裤装束到城郊接合部他的家里走走,站在离他门外不远处的棉花地边与村民聊天时,一条土狗突然在我的腿弯处咬一口。正在进晚歺的老曾得知,立即放下碗筷,跨上自行车,在村民的配合下找到狗的主人处理事宜。

有一年“津市·荆州”集邮沙龙在荆州举行活动,津市的几位一齐来到收藏品市场的一个门面购邮品,大家挤在一处翻找包裹单。当我找到一张贴有半版邮票的包裹单时,来到我身边的老曾伸手抢了过去据为己有。后来他几次说起那张包裹单作了大用。我说那本来是我的,他咧嘴一笑,“是咯样的”、“是咯样的呀”,用几句一生未变的宁乡话轻松应付过去了。

老曾专注集邮而流传的故事不少,他的老伴肖拜君女士烦丈夫日携邮票出门,夜拥邮票上床。她讲过一个“苦瓜削皮,丝瓜不削皮”的真实事。老肖是医生,工作忙。买菜的事老曾包了,炒菜的事老曾也占主动。遇到邮友造访,老曾既要摆弄邮票又要招待客人茶饭,手忙脚乱,不是苦瓜削了皮下锅,就是丝瓜不削皮下锅,闹出笑话。

耄耋之年的人了,老曾的脑筋反映仍然敏切,手脚仍然麻利。他干了一辈子的会计职业,不习惯用算盘,而是一张白纸一支笔。他本人,或者帮助别人出售邮票算帐,同样是一张白纸一支笔,一只手理邮票,一只手记数,两个数合成一个数,再两个数组合成一个数,几个回合出结果。

邮友到老曾家买邮票,老肖偶尔一旁看看,看到丈夫卖邮票时把三分钱一枚,八分钱一枚的邮票记录得清清楚楚,说得明明白白,而交完货收钱时,几元,几十元,甚至上百元的钱就不计数了,于是数落老曾做生意计较小钱,不计较大钱。对此她不理解。

老曾一年四季不得闲,以邮会友,结交了不少朋友,远处的书信往来,近处的登门造访。他通常是一天能往返的地方骑自行车前往,稍远点的便乘公交车前往。他如此一年中往澧县、安乡、临澧等邻县邮友家跑无数次。他和澧县熊太正、临澧冉世尧因邮结成了密友,常常应邀去到他们家里整理集邮品,中意的也捎带些回家充实自己的藏品。比老曾小10来岁的澧县熊大正逝世后,熊的老伴请老曾去帮忙清理藏品。他回来后感慨良多,说老熊什么都收,乱七八糟的,因家里无人接着集邮,到死也没有把收藏的东西理出个头绪。他说,上了年纪的人要趁早整理藏品,该转让,该交后人的,要早做安排。

老曾好动不爱静。他只有在摆弄邮票,阅读集邮报刊,再就是闭上眼晴熟睡时才能静下来。一离开他的集邮房便一部旧自行车到处溜,去得最多的是邮局。他患癌症后,从病床上下来的头一件事就是上邮局。他那耐不住寂寞的性子驱使他做了许多民间集邮的组织工作,早期工厂建集邮小组,后来建集邮沙龙之类的组织,几乎都有他的身影。他甚至折腾得澧县等邻近地方也先后建立了集邮组织。他因此也有过许多山寨头衔,他乐意这些头衔。

老曾热心津市街上的集邮活动,心里装着集邮,不装多的杂事。他对集邮之外的事不上心,不细心,做好了,受到表扬时他高兴,得意的一笑。做砸了,受到指责时他不服输,抿嘴一笑,或者连连发问,么子?么子呀?是咯样的哟!接着又是一笑。

老曾说,他年轻时坚持长跑,竞赛拿过名次,身体有点老本。如今的老曾,一米六的个子,一百零几斤的体重。他因为体质好,仍然活跃在各种集邮场合,小脑壳仍然灵泛。他儿时便从宁乡县街上父亲的香烟摊上捡烟盒子,后来玩烟标,一辈子玩邮票,一生乐此不疲。集邮是他的至爱,笑容是他挂在脸上的一块招牌。


作者简介:万石诗,津市兰津诗社社长。 

一《兰草》一


主管:中共津市市委宣传部

主办:津市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津市市作家协会

编辑出版:《兰草》编辑部

津市文联 | 原创精品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图片来自网络 | 合作事宜 | 请联系工作人员


审核:周恩清

编辑:林小琼 王珏

地址:津市市政务中心三楼

投稿:jswl4258778@163.com(标注:津市)

联系电话:0736-4258778


终审:津市市文联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