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小小说二则/彭 浩

来源:《兰草》 作者:彭 浩 发布时间:2019-06-27 浏览次数: 【字体:

小小说二则

文/彭 浩

 

 

司机

 

年底,滨江市就要接受国家级“交通模范城市创建”验收。为了再一次大造声势,向全体市民宣传创建工作的重要性,分管交通的牛副市长想“接地气”,决定召开一次群众座谈会,参加对象就是来自最基层的摩托车、的士、私家车、公交车、大货车司机代表,倾听他们对创建工作的认识和建议,好掌握第一手资料,明确下一阶段的重点教育对象。

参会人员及会务组织交由市交警大队落实。这天上午九点,五类司机代表各10人来到市交警大队新装修的大会议室参会。主席台上只有政府办马秘书和交警大队王副队长,牛副市长因临时有另外重要会议没有到场,马秘书讲明了会议的目的意义,希望大家畅所欲言。

摩托车司机代表率先发言:现在的行人真的不讲规矩,尤其是些老妈的、老倌的,闯红灯、走在路中坎,突然横穿,防不胜防,我们怕他。其他九位摩托车司机连忙附和:“讲得好!”。 

的士司机代表发言:俺觉得最不守规矩的就是摩托车,倚仗车小、灵活,突然拐弯、到处乱飚,有时还驮上两三个人,黑死人,我们怕他。其他九位的士司机连忙附和:“确实是这闷的,俺都怕!”。

接下来是私家车司机代表发言:我看啦,最不守规矩的就是摩托车和的士,煞的飞快,突然停车、随意超车、变道,不打转向灯,夜间不关大灯,射的眼睛都睁不开。你俺看,哪次出交通事故,与摩托车、的士不相干?我们怕他。其他九位私家车司机连忙附和:“真的可恨!”。

轮到公交车司机代表发言了:俺最想讲的就是私家车,因为现在私家车太多了!考驾照时不用心,技术又“不妥”,听说有的人驾照是走后门花钱买来滴。尤其是女司机和新手,开车上路没得经验,随意性强,令我们提心吊胆,吓出冷汗,我们怕他。其他九位公交车司机连忙附和:“是的、是的!”。

最后是大货车司机代表发言:摩托车、的士、私家车我们不担心,看见俺来哒,吓起飞跑!(会场大笑)。我们最怕的就是公交车,它“块头”大,开的慢,提速慢,像个“老爷车”,行驶时基本上霸占二个道,时刻担心它突然停车上下客,叫俺措手不及,刹都刹不住,躲都躲不开。其他九位大货车司机连忙附和:“有同感,讲得好!”。

“就是摩托车乱煞乱飚”!

“就是的士乱停乱靠”!

“就是行人乱窜马路!”

“就是私家车技术不妥!”

“就是大货车开霸王车!”

“就是公交车……”

……大家都在相互埋怨、相互指责,会场吵的一塌糊涂。

马秘书不知所措,也是头一回遇见这个阵仗,牛副市长又不在现场压阵,急得额头在冒汗。此时,正好手机响了:原来是牛副市长在询问会议情况,他急忙起身边听手机边回头小声地对王副队长说:“牛副市长找我,你继续主持”。
眼看会场里争吵在不断升级,声音越来越大,王副队长不得不赶紧宣布:“都不要吵了!”、“散会!”、“开车回去注意安全”。

马秘书汇完报,边走边拿出茶杯猛喝几口浓茶,压了压惊,来到大门口,门卫老黄递上一只“花花烟”,弱弱的问:马领导,今天是不是我的开水、茶叶没有准备好?怎么就散会了?

“与你不相干,都是些卵司机胡夸八,刚才牛副市长发好大的火,你看咯,司机跌哈有恶亏吃。”马秘书边说边摇头,悄悄的走了。

远远的听见老黄愤恨的在院子内大声骂道:“司机?,他俺还敢在交警队撒野?开个卵车一山狠,今儿早晨的士抢道,把我的腿擦了一哈,现在还在痛。上周还背时些,俺老婆在人行道上走,都被私家车开车门给撂翻哒,而今还在医院里。狗日的司机都不是些好东西!”。

 

 

自己惹的祸

                   

军,今年40挂零,身高1.78,英俊潇洒,一表人材,是那种走在街上对女孩子有绝对杀伤力的“酷男”,现在一公家单位吃财政饭,还混了个中层干部,很是令人羡慕。可是,他最近心情特差特差:原因就是前几天偶遇高中的美女同学,当时的校花:芳。那天,俩人话还没讲三句,芳头也不回,昂首而去,只留下美丽的倩影……

回想当年读高中时,军穷尽办法:献花、买早餐、写情书、抢位子、发短信等穷尽各种招数,没有奏效,成了“百思不得其解哥”?若不是芳高二下期随父亲调动转学,军很可能深深陷入“单相思”而不能自拔。

也许是老天给力,机会来了:高中同学群通知,周末有聚会。很少关注群的军发现群里多了一个人:芳。

周六晚上,军穿戴整齐,风度翩翩,闪亮登场。芳也来了,小鸟依人,美丽动人,就是对军视若不见,迎面一瓢冷水。军无心再呆下去,提前离场,暗自发誓:一定要把芳弄到手!经过一夜的冥思苦想,军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急忙拨通了在医院当主治医生的张同学,如此这般交代。

又是周末同学聚会,气氛依然热烈、情谊浓浓。这时,张医生端起酒杯,大声说道:同学们,今天军同学宴请大家,我们除了感谢他外,还要多关心他,近期身体不适,检查结果是肝癌晚期,将不久于人世!这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所有的目光投向了军,芳也不例外。军缓缓的站起来,向大家鞠躬感谢。随后KTV唱歌,军很绅士的邀请芳合唱一曲:同桌的你,邀请芳下了舞池,军搂着芳的芊芊细腰,如愿地得到了芳的手机号码,加了微信。后来两人单独相约,瓜熟蒂落,水到渠成。那天,军和芳从宾馆出来分手时,军的脸上露出了狡诈的笑容,连忙买了两条好烟,拨通了张医生电话,小酒喝起来!

又一次同学聚会,芳喝多了,主动搂着军的脖子,贴在耳边,悄悄的说:军,我知道你一直爱我,心里有我,可是我真的不愿伤害你,但既然你也是癌症晚期患者,我才把身子给你,同病相怜,因为我去年沿海打工,得了艾滋病,现在也是在等死。

什么?!啊?!军脑袋大了,手中的酒杯“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呆若木鸡,轰然倒地。

 

作者简介:彭 浩,津市市教育局干部


终审:津市市文联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