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小小说:春桃拒聘丨万石诗

来源:市文联 作者:万石诗 发布时间:2020-07-20 浏览次数: 【字体:

春桃拒聘

文/万石诗

 

小河边的一个塅畈里,二三十户农家聚居的集镇上,住着几个生产队的人,百多号人口,鼻子碰眼晴,低头不见抬头见。一生产队的队长王五,二十多岁年纪,一个离婚几年的汉子,渴望着女人的胸脯。

他来到通往县城的大路边,看过插过禾苗的水田里的绿色,抬头望见大路尽头走来一个人,认出那是小镇上读书成绩出众,考入县一中的春桃。她大约14岁吧,上过一年中学了,走在乡间早春的路上,风姿绰约,万花丛中一朵红,格外勾人眼球。在王五的印象里,这个女子虽然营养不良,身材不甚丰满,却高挑妩媚。眉目清秀的脸庞,时时的盈盈笑意,尤其那双丹凤眼配上柳叶眉,顾盼生情,王五想入菲菲。

是呀!一个穷乡小集镇里,如此的一朵鲜花绽放,远近的待娶男儿求之不得,上门提亲的媒婆趋之若鹜。简陋的堂屋里,人来人往,病蔫蔫的父亲和严历的母亲,接应不遐。

望着向自己走来的春桃,王五想起打单身的这些日子里,上门提亲的媒婆说到过这个女子,她今天回来了,王五不禁春情涌动。

春桃从他身边走过时,少女的体香飘入他的鼻腔,他兴奋了,恨不得一伸手把她揽入怀中。春桃来到跟前,本来想叫一声队长,打个招呼,但见他神色异样,情急中,一闪身,匆匆从他身边跑过,一溜烟向镇上奔去。

春桃走进自家的门,娘见女儿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把王家多次上门提亲的事说了,说是就等着女儿回来,亲口应承了这门亲事。

春桃一听,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在地。她万万想不到,一回家就遇到了烦心事。屁股没占板凳,娘就提出这等要求,怒火中烧。

春桃按住心头怒火,想起离校时,班主任说了,暂时停课,复学时会下通知的。她是听话的农家女孩,生就一种强烈的求知欲望,一颗上进心。停课回家对她是一个打击,但是没有毁灭她的理想,她的向往。一路上,她在心里盘算,这几个月,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自修功课,等复了课,成绩不拉下,考个好分数,将来读高中,上大学,进城,出人头地。早春原野的生气鼓舞着她的信心。母亲这一袭击,犹如一颗子弹穿透了她少女的胸膛,血花四溅,她跟前腥风卷地,乌云漫天。

下午,嘻皮笑脸的媒婆上门了,叽叽喳喳的展示着她那夹素夹浑的口才。媒婆道:“呀喂!春桃,恭喜呀!你今天真漂亮哩。春桃,你看,今天谁看你来了。”  

“啧啧!啧啧!你看看,你们俩真是般配,天生一对哟”。

“春桃,你不晓得吧?小王年轻、漂亮、家庭条件好。他本人还是‘三员’呢”,她伸出指头数着说:“这——人民公社社员,我们大队管委会委员、还有——。”

听着媒婆的话,春桃的心里象塞了一把猪毛,扎得难受。

媒婆这些说叨,在上过中学的少女春桃听来,全是脏词。春桃心里清楚:“这个街邻男子是结过一次婚的,比自己大好多岁。与他成家,乡间的说法叫填房。填房,填一个岁数大一截的农民的房,这事若是传到县城同学的耳朵里,我还有脸见人吗!不能,坚决不能答应,宁可死,也不去填房。”

媒婆自顾说完,抛一个眼色,示意身边的男子。王五此时一身乡下礼服,一双饿极的雄性鹰眼,盯着面前待捕的猎物。他体会着媒婆的眼色,挪动身体,穿皮鞋的脚有意的靠在聘礼担子旁边,似乎提醒人,他这份礼物的份量,家中的富有。他心里盘算着,这个穷女子不会不答应。

门外的树枝上,燕子盯着屋里气氛与往日不同。春桃低着头,不想看堂屋里的任何人。也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痛苦的表情。春桃坐着,如一尊雕塑,一动不动,一分钟,十分钟,一小时,半天,一言不发。

黄昏到了,尴尬过后,男子放下娉礼,无趣的退出了堂屋,媒婆自觉不妙,也悄然离去。

屋内只剩了春桃母女俩。

母亲劝女儿:“春桃,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快满十五岁,到嫁人的年纪了。”

春桃:“妈!你好大年龄结的婚?”

春桃娘:”19岁。”

春桃:“我的亲娘,你自己19岁才结婚,我还没满15岁,我还在上学,你就逼我出嫁?!”

这一问,春桃娘被问得楞住了,一时语塞。

 

作者简介:万石诗,兰津诗社社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