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散文:烟雨“中武当”丨涂世辉

来源:文 联 作者:涂世辉 发布时间:2021-02-11 浏览次数: 【字体:

烟雨“中武当”

/涂世辉

一个偶然的机会,听说紧挨洞庭湖的津市有一座奇山,叫中武当山。武当山乃道教圣地,湖北十堰的武当山就不用说了,被称为“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山西省方山县龙王山的北武当,黄冈市英山县吴家山的南武当,都是道教洞天,神仙福地。那么,津市彰观山的中武当,一定深山藏秀,仙气环绕,神通南北。

南县距津市不到100公里路程。这天,我相邀县文联肖跃,书法家张学成两人一同前往。由于对武当圣地仰慕已久,特意选了一个雨天。秋叶飘零,秋雨叮咚,赏山谷幽幽,听流水潺潺,我们来一次雨中漫游,一次脱胎换骨似的洗礼。

汽车是可以登山的,由于下雨,看不到一个游人,也没有人放行车辆,我们将车停靠在园区外的牌楼旁,徒步走进园区。走过一段距离,突然发现在登山车道的入口处,一只狗站在那里,时不时的朝后看看,像是在等候我们。我们谁也没有在意,走到左拐处,朝人行道右侧开始登山。那只狗见我们不走那边,翘起尾巴,跑了过来。这是一只黄色夹着黑色块状的本地狗。它紧紧跟随着我们,时而在前,时而在后。当我们向它打招呼时,它摇摇尾,从身边快速穿过。它有些警觉。

山上有雨绿成烟,这天,没有一丝风,树枝垂着头,树叶滴着雨。山路比较平缓。雨时下时停,淅淅沥沥的。远处,白色苍茫,薄雾笼罩。我们踩着石块与小草,像跟随着一个神秘的招引,一路登山。有几个岔道口,我们都跟着狗走过。我们相信,它一定是来给我们带路的。快到山顶的时候,我们迷了路,回转过来再换道走,狗见我们没有跟上它,也回个头来,陪我们一起走。其实,狗走的那条道也是可以上去的,只是我们不知道。

登过一段水泥阶梯路,突然眼前呈现出一片白色,呵!我们已经登上了山顶。山下是澧水河道,烟雾缠绕,水天一色。右侧,是一个小小的牌楼,红瓦单柱,其大小难以两人并排进去。牌楼里面,一栋正面和两侧都修有风火墙的宫观展现了出来,外墙正面书“中武当山”,抬头仰望,显得十分高大。两边对联:“利锁名缰,笼络多少好汉;晨钟暮鼓,唤醒无数痴人。”走进殿内,不禁一颤,屋顶上到处开了天洞,雨滴滴答答地比外面下得还大,中间天窗下面挖了一个约4平米的坑,里面放置许多木桶、塑料桶接漏,每个桶都装得满满的,澎出来的水,都洒在坑里。两边神像头顶上都盖上彩条布,彩条布用绳子扯着,漏出神像的金身来。正殿比较宽大,两侧是偏房,一侧是卧室,一侧是厨房。女主人看到我们后,很早就站在大门口和我们打招呼。我们里里外外参观了一番,甚觉寒碜,心中不免失落。好在女主人将殿内外收拾得整齐干净,又热情好客,我们便坐了下来,边歇息边闲谈。

回顾历史,感怀岁月。中武当道观自明代华阳王朱悦耀谪居澧州,在旧址上恢复重建殿宇,匾曰“武当行宫”。清代时又遭毁。民国二十一(1932)年,国民党军驻津第十九师师长李觉(何键的女婿)筹资重修,门上嵌以“中武当”石额,内供真武祖师铜像(重达500斤),殿后供王母娘娘及九天玉女,两侧为客厅、厨房和道士居处。殿前左右两侧建有钟鼓楼,殿后建有黄经楼,珍藏道家经典。中武当四周云雾缭绕,植有名茶数十株,四季枝繁叶茂。庙前约100米,有两井,名雌雄井,左清右浊,终年不变。道人常采山上名茶用甘甜井水煮茗待客,色绿味香、清甜可口。现在殿堂右侧有一女贞树,枝干扶疏,四季婆娑。女贞树是风景树,女贞子是一味中药,可以直接泡水喝,有乌发明目的作用。

时至“大跃进”时期,“中武当”被拆迁到山下改建果园小学,山上森林被砍伐殆尽,古迹亦随之无存。文革时期,石碑尽砸,散落在杂草丛中。改革开放后,信众筹资重建。1994年,中武当道观正式开放为道教活动场所,由道士路弘法主持。1996 年,台湾台北市文化三清宫宫主黄晓得先生一行到中武当道观参观考察,捐款修建由垛儿口上彰观山延至中武当的人行道。每逢节日,道教信徒和信教群众在道观烧香拜神。时至今日,信众愈来愈少,能主持道观的教职人员更少。中武当香火清冷,无人主持。

中武当山名叫彰观山,一作关山,相传为真武祖师飞身之地。唐人杜光庭《福地记》列此为道家第四十八福地。武当道观始建于唐朝,相传有黄道中、范灵俩真人在此修炼,后积薪自焚,白日飞升。至此,道徒云集。中武当虽然没有留下武当派开山祖张三丰的足迹,但昔日山下的昭武馆,相传为一代武杰杜心武的习武之地。他从津市出发,东渡扶桑,到日本去辅佐孙中山先生。中武当林木环抱,烟雾蒙蒙,故称“关山烟树”,为澧州八景之一。武当道观也已成为九澧著名道场。

中武当道观女主人是道士路弘法的儿媳妇,名龚伦英,看上去约50开外。公公已过世,丈夫路建生在津市打工,一儿一女在外地打工。我问龚:“道观破败至此,为什么不搞人维修一下?”她说:“上面说我没有道士证,不能维修。”我问:“有不有场地登记证?”她说:“有。”“为什么没有挂上墙?”“怕人偷,放在家里。”接着她又补充说:“这是一个老道观,很早就办了证的。”我问:“有贼吗?”“有!上来过几次呢,我躲在被窝里,大气都不敢出。”“你有钱维修殿堂?”“如果同意我维修,我就去想办法,还可以化点缘,不会让它烂掉。太可惜了!”

我想:一个女人,住在一个漏风漏雨的庙里,与鬼神为伴,难道不怕!丈夫在下面,上来一趟也很辛苦。是什么力量支撑她不离不弃,守在这里,等候着一个未知?

她说:“我公公在庙里几十年,一边修道一边给人看病,辛辛苦苦积攒了一点钱,都用在修庙修路上了。这个地方要风有风,要水有水,野花铺地,香气怡人,是一个修道的极好地方。如果有人愿意来守,我就交给他。”接着,她把我们带到外面,看了一下“雌雄井”,远眺了一下四周的景致。接着说:只要走出殿门,就可以看到澧水绕山,玉带绕座,澧州八景尽收眼底。

岁月的跌跌撞撞,使中武当有了烟云往事。我们听着女主人的叙说,思绪飘得很远。那时的神山,满山浸润的是信念与质朴,回响的是仙乐与苍凉。我想,仙境一样的彰观山,这里的人文,这里的风景,一定会得到仙一般的护佑。女主人的坚守,回应着一个久远的情,凄冷的凉与刻骨的信念。

临走时,女主人送我们每人一袋野生板栗。只有那一只狗,一直在殿外溜达,它见我们快要走了,站在殿外等我们。学成问:这只狗是你们道观里的吗?回答:不是的,不知道是下面哪家的。

我们一起下山。

清代诗人范芝有《关山烟树》诗云: “何年大造启云关,石蹬迂回步履艰”。山下,澧水从西向东,呼啸而过,山麓岩石,激起声声巨响。津市城内,汽笛悠扬,歌声鼎沸。他们送来的,是一声一声的祝福。

澧州有情,山水有灵,苍生有幸。

作者简介:涂世辉,现工作于南县文联。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