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从明朝的廉政说起

来源:《兰草》作品 作者 王 泸 作者:《兰草》作品 作者 王 泸 发布时间:2014-03-02 浏览次数: 【字体:

    ——读《全明文》裙带风之思考

    读《全明文•大诰续编•罪除滥设》、《大诰续编•吏卒额榜》等史籍,均载了明太祖朱元璋推行廉政,对县衙官吏擅用裙带关系,及衙门混饭吃的“关系户”用朝廷重典惩罚的事例。《吏卒额榜》说:“除榜上有名外,余有假以衙门名色,称皂隶,称簿书者,诸人擒拿赴京。”朱元璋建立了大明王朝,廉洁自律,对吏治抓得非常紧,制定了《大明律》《大诰》等一系列的吏治律规,重惩重办,百姓颇为拥戴。《大诰续编》记录了朝廷都察院下基层视察的故事。有人举报说松江府除了朝廷设置正式官员3至4位,吏役15至16位,还有裙带关系“超编人员”(自称帮虎、主文、直司、小牢子、野牢子、小弓兵等等)多达1300余名。这一千多名“超编人员”大多都是府衙官吏的三亲六眷,七姑八舅及熟人、同乡、朋友等裙带关系,都要搜刮农民的钱财来养活的。朱元璋知道后,大怒,农民出身的皇帝朱元璋对农民还是有很深的感情,他又亲自作了调查,怒火中烧,下旨将这些擅用权力搞裙带关系的官吏及“超编人员”一起捉拿,重犯擒拿进京、罚没、判刑、杀头,狠狠惩治了腐败和裙带关系。但由于封建皇权的本质不变,明太祖朱元璋驾崩后,大明的封建裙带,傍权享受等腐败就泛滥成灾了,以至大明王朝的覆灭。


   裙带一词,源于“裙带官”。古籍《朝野类要》载:“亲王南班之婿,号曰西官,即所谓郡马也,俗谓裙带头官”,说的是因妻得官,傍妻(旧时妻女穿裙系带)得的官爵。后来泛指因为自己的妻子或其它亲属、密友的关系而获政治、经济上的利益,或者当权者对他的效忠者、追随者给予庇护、照顾、提拔擢升等等,都统称叫裙带,是封建王朝最典型的流行文化之一。明代杰出哲学家、文艺评论家张岱。著有《夜航船•官制》载:“凡品级官员封其母妻者,正从一品,母妻封一品夫人;正从二品,母妻封夫人;正从三品,母妻封淑人;正从四品,母妻封恭人;正从五品,母妻封宜人;正从六品,母妻封安人;正从七品,母妻封孺人。”明朝的官职中,正一品,从一品到正七品、从七品各种官名千余个,全国做官的人多如牛毛。而且做官的母妻都被皇上敕封,那么多官员母妻的千万个亲朋戚友也跟着沾光。在那个朝代,若没有攀连上做官的裙带,生活是异常艰难的。那些毫无官僚裙带的百姓,才是处于社会最底层,最受剥削、压迫、欺侮的最广大人群。推翻明王朝的明末农民起义李自成、张献忠等带领的义军,基本上都是这一类在死亡线上挣扎的穷苦百姓。


   与中国明朝同时期的西欧,葡萄牙、西班牙等国开始海外扩张进行殖民征服。西方殖民者在美洲、亚洲、非洲劫掠金银,发展大种植,贩卖黑奴以及欺诈性的贸易手段,积累了巨额财富,转为资本,开始发展资本主义工业。同时,英国的“圈地运动”开始,对农民进行剥夺,为资本主义的大农场或大牧场的出现创造了条件。也是同时代,以欧洲意大利为最早出现了文艺复兴时期,新兴资产阶级为维护其经济、政治利益,突破封建神学的精神桎梏,孕育了近代资产阶级文化,建立了人文主义思想,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萌芽的发展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然而,当西方资本主义迅猛发展之时,东方以亚洲为主的社会形态出现了在封建主义基础和殖民主义基础上的资本主义。被学者们公认的人类三大里程碑的马克思《资本论》,揭示了社会界发展的规律。马克思在剖析《亚细亚社会》时曾说东南亚从殖民者到来之前直至今日,有“保护人和被保护人”之间的“庇护制”或“信托制”,就是拥有权力和财富的人去帮助别人,使之这些处于弱势的人群附从、感恩于权力富人。这些附从没有权势,丧失独立人格,依附权贵,乞求权贵给口饭吃;或是因为政治上的专制,极权,缺少民主和法制;或是政治领导人的家族化以权谋私成超级富豪等。于是,西方学者保罗•克鲁格曼等便把这种社会现象定为裙带资本主义,并定义为“商界和政府通过合作使国民福利最大化”,这种合作固然可发展经济,但会造成社会道德败坏之风,政府官员的贪污腐败之风。


   裙带资本主义与裙带封建主义不同。裙带封建主义的特征是权,各种权力的最高权力是皇权。皇帝是极权,他的话就是圣旨,哪怕狗屁不通,全盘错误,也要贯彻执行到底,谁敢违背,甚至反对,就要杀头,或诛灭九族。皇帝分封的王、侯,是王权。在王、侯的领地,他们是土皇帝,与皇权性质、做法一样。各地方的官员统治的省、府、县,是官权,除了皇帝的圣旨,地方官员也是一手遮天的土皇帝,为所欲为,与傍着权力的裙带们过着荒淫无耻的享乐生活。而挣扎在底层毫无裙带关系的百姓们只有俯首听命,逆来顺受,当牛作马,任凭宰割。


   裙带资本主义,有关学者又称为关系资本主义、朋党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等,其特征则是权力加资本。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解释为某些人通过权势和关系网寻租致富,并对合理、合法、符合人性的市场经济改革进行阻挠,是畸形的、坏的市场经济。正如保罗•克鲁格曼说的“商界和政府通过合作”,也就是一种权钱交易。它使政客们及亲属拥有巨大的资本,官员的政治立场私人化,政治活动非法制化,官员只效忠他们的上司,成为铁板一块的关系网、裙带网。这种权力加资本的裙带资本主义最可怕,它造成家族化的政治集团取代国家政权,造成资本垄断,广大百姓失去生活、生产资源,只能听命家族资本集团的压迫剥削,社会更无公平正义可言,这样,就会极大的破坏生产力,造成极大的贫富极差,穷苦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地,官逼民反,揭竿起义,造成一个又一个王朝覆灭和更替,似乎永远也走不出这个历史的怪圈。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建国初年,社会活动家黄炎培与毛主席聊起王朝更替的历史周期率,毛主席微笑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监督政府……才不会政息人”。


   亡历史进入21世纪,我国的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果,令世界瞩目。但由于政治体制改革任重道远,民主政治建设相对艰难,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裙带现象沉渣泛起。如权钱交易,干什么都要拉关系走后门,少数官员贪污腐败,潜规则取代一切行规。连圣洁的白衣天使,圣神的教学、学术殿堂,都成了权钱交易、行贿受贿的场所,令人怵目惊心,要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制定了党员干部八项规定,反“四风”,推行以为民务实,清廉为主要内容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加大反腐力度,“老虎”“苍蝇”一齐打,老百姓欢欣鼓舞。今年7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西北坡考察时说,毛主席当年提出的“两个务必”包含着对我国几千年历史治乱规律的深刻借鉴;包含着对我们党艰苦卓绝奋斗历程的深刻总结;包含着对胜利了的政党永葆先进性和纯洁性,对即将诞生的人民政权实现长治久安的深刻忧思;包含着对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深刻认识,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党的谆谆告诫,是治国的真理。我们坚信,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定能冲出这个历史的怪圈,实现习主席提出的中国梦。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