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来源:《兰作作品》 作者 张方兰 作者:《兰作作品》 作者 张方兰 发布时间:2014-05-08 浏览次数: 【字体:

    今天是周末,我睡足了才爬起床,来不及洗脸,来不及梳妆,便径直奔向凉台上的那几盆绿亮亮的兰草,昨夜春雨滴答,想必它们又长高了吧?低头凝神,细细端详,我陶醉在绿的纯净中,任由卷曲的长发挠弄着脸颊。斜倚门框,极目远眺,我陷入没有边际的胡思乱想,风吹草动,水流花开,一些过往,一些岁月,纷呈眼前。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自小在农村长大,却有幸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纯粹靠重体力活搵食的生活。厌倦喧嚣的浮华时,却还能拥有这一方小小种满花草的凉台。锄草,栽葱,剪枝 , 除旧叶,乐颠颠地将这些花草们抱进抱出,在体验劳动乐趣的同时也让心中的乡土情结有个去处,却并不需要承受相应的生存压力。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同学聚会,昔日的美女帅哥久别重逢,大家共同举杯,悠悠回首,物是人非,让人惊羡的昔日美女真的已成昨日黄花,当年的活力与美丽已被岁月完整地侵蚀;当年还曾让我有几分留意的帅哥今日也腆起了大肚皮,脸上刻满岁月的疲乏与慵懒。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哇!我的心一边感叹一边却在庆幸着,就如同学们调侃我的:你可真是逆生长啊!是的,感谢上苍垂怜,赐了我一颗阳光灿烂的心,让我活得快乐自在。毕业二十年后的重逢合影中,最精神、最亮眼的那个女生居然轮上了我。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前不久,被人遥至歌厅唱歌,在一群浓妆艳抹、搔首弄姿、连衣服也不敢多穿的女子鱼贯而入、站成一排等待在座的男士挑选的时候,我可以选择拂袖而去,可以在拂袖而去之后反思自己,人生百态,同为女性,我是否对同类的生存方式过于苛责?真的不是我心不存悲悯,无论怎么换位思考,我始终认为,作为女人,如果勤快点、自尊些,就该有性别之外自立于世的凭借。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下过乡,支过教,彷徨过,迷茫过,颓废过。我曾浸泡在浮华迷茫中荒芜了五年。自从我调进了津市二中,看到同行们那般勤恳尽责,看到领导们那般睿智敬业,我被彻底触动了,静下心来的我开始了我的新生。我一边努力着,一边收获着,二中的时光绚丽而温暖,那是我生命中最实诚的精彩。遇上慈和热心的夏惠林老师,是我今生莫大之幸。是他教会我写教学论文;是他激励我做一名真正的教师;是他将我带到了《津市散文》面前。他是我心中的恩师,虽然我从未为他老人家正过名。我喜欢当班主任,我捧出一颗心来带班,对于学生,我细心关照、用心引导、倾心呵护。家长的认可,孩子的依恋,是我当下最大的财富。大家都知道,班主任是苦行僧的代名词,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成为苦行僧。带班二十四年,我一直都是轻松快乐地带着我的孩子们一路向前,且越是向前越轻松快乐。其实,我在学校的工作压力是很大的,可惜校长全然不体谅我的辛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就这样让我求生于重压之下,还很理直气壮地说,你很轻松啊!你孩子出去了,你不带寄宿班谁带?也许校长说得对。良好的心态教会了我如何让日子忙而不乱,如何让生命诗意栖居,如何做到举重若轻。感谢校长,感谢压力,感谢生活,让我二次重生。一说到写文字,我就会想起我散文协会的一帮哥姐们,他们都是高产作者,龚峰的“痒”,黄道师的“壳”,淼哥的“香油”,那都是入木三分的。在他们无声的怂恿下,我也学着敲打文字,字句虽是朴拙,毕竟也敢见人了。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少时眼望着母亲忙完家务忙农活、忙完农活忙家务、边忙便发脾气边骂人的悲催身影,我的心便冷凉冷凉的。从那时起,我就告诉自己:日后决不能如母亲那般辛苦!当我将此话告诉母亲时,母亲悻悻地说:“我看哪个日后会伺候你!”日后我便遇上了他,—— 一个第一次见面就对我许诺一辈子不用我做饭的男人。也就是这个默默无闻的男人彻底将我从烟熏火燎的厨房中解救了出来,以至于今日我的皮肤依然光洁细滑,这是他的功劳,且不可辱没。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磕磕碰碰二十多年,他给了我漫长的任由我肆意成长的耐心,他说过,任由你怎样,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岁月终于荡尽了我内心的虚华,重拾纯朴淡定的我终于明白能让自己健康快乐的就是最好的。其实我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儿子自小由公婆带着,现在儿子已经成年,他对我的包容远远超出他的年龄,他从未挑剔我的不好,正在部队服役的他两周一次电话,报回来的全都是喜,我知道孩子真的长大了。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如果说,事业可以选择,婚姻可以选择,但公公婆婆却是伴随婚姻而来的“强行搭配”,多少丈夫,被父母和妻子弄成夹心饼,多少婆媳,恶语相向冷颜以对,甚至老死不相往来。我的公婆却视我如己出,二老急我所急,想我所想,尽一切能力让我省心,让家温馨,上天怜我,赐我如此善良善悲的公婆,祝福二老永远幸福安康!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生在农村,姐弟三人,我是老大,纵使父亲重男亲女,却一直极看重我读书这件事,很小的时候父亲便叫我学珠算,“小九归”,“大九归”,“斤求两”,我都是在父亲凶神恶煞的胁逼下、在一根烟的时段里学会的。考试考差了,便会被狠心的父亲罚挑水,挑满家中的三大口水缸,再加上屋外的两个大积肥坑,当我摸着血渍黏黏的双肩默默吞下泪水的瞬间,我知道我又有了一次新生的褪变。那夜,我挑完了那揪心的水,也挑起了自己的人生。感谢父亲果决的狠心,否则,现在我说不准就只能干肩挑手提的苦农活了。母亲是我心中动情的悲哀,我同情她的辛劳,认为她是天底下最不幸的女人。我特感动于她的不辞辛苦,但却一直将她树为我心底的反榜样。母亲太苦了,那时的我反复告诫自己:长大后绝不可如母亲那样苦!但我的善良与宽容却是从母亲那里原版复制的,只是我不及她老人家那般顺从与软弱。我特爱臭美,漂亮衣裳永远都是我的最爱,但一想到母亲的节俭,我出手的大方程度还是打了折扣的。就是这样醇厚质朴的父母,留给了我无穷的精神动力,我很小就发誓:要努力,要发奋,要活得好!


   我想,我是个幸运的女子。


   我是个内心丰富且敏感的人,发呆的时候常常会没来由地想起那些给了我暖意的朋友。是他们,陪我聊天,听我倾诉,为我分担,予我关怀。有了他们,我可以随时叫她们陪我逛街,可以随时去她们家蹭饭,(我不会做饭,男人不在家便没得吃。)甚至有时还可以找他们撒娇。我喜欢跳舞,但不喜欢和男性跳,特别让我倾心感动的就是陪我走男步的女舞伴,纤弱的她拖着沉笨的我满舞场飞转开来的时候,那席卷全场的优雅与激情让周旁的舞者唯有躲闪和惊叹的份儿。我极力强稳住笑得东倒西歪的身体,心里却开出一大片花。此种状况下,那种发自心底的骄傲与自豪足以将我俩幻化成高贵的舞场皇后。因为有她,我的舞蹈世界优雅飘逸,激情飞扬,快乐无限,异彩纷呈。我的朋友极少,常见面的,长时间不见面的,见与不见,情都在那里。我感激他们,想念他们。朋友虽少,却浓如饮酒,淡如品茶 ,可以一生一世的。是饮是品,并非人的分别,只是境的不同。酒可醉人,茶亦能醉人。


   是的,我是个幸运的女子,我会珍惜。我会天天、时时感谢上苍,感谢生命中的他们。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