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我的农家老婆(刘先培)

来源:津市市新洲镇荷花村 刘先培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01-26 浏览次数: 【字体:

 有人说好老婆就是你在人生遇到困难、挫折和重大疾病时,不离不弃,能陪伴你不畏艰难一路走来。我的老婆就是这样一位好老婆。
   我生于七十年代,家里条件不好,十四岁就跟着别人学油漆工,做了二年,又到市政府招待所学厨师,还是父亲找关系才进的。那时学徒工工资很低,干了一年,自认为学了点技术,就想换一家工资高点的地方。恰逢有家石油公司看上了我,给我一百元一月,那年月工资够可以了,我大哥当教师好几年都只有七十多块一月。
   有人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时我已经经在谈恋爱了。女的是我初中的同学,我俩打得火热。那时的农村谈对象讲究看人家,女方要择日到男方家里实地看下,吃顿饭,走时男方要给女方打发点钱或物品什么的。我父母不同意,我上面二个哥还未成家,得按大小来。要不自己拿钱订婚。大概要千把块钱,我没有,女孩家里追得紧,要不就黄了。后来女孩说就拿四百块给她父母做个形式、走个过场,我父母说我小,等二年再说吧。不等二年女孩就出嫁了,我的初恋因没钱就此夭折了……
   八十年代末,有许多自谋职业的个体户萌生。我想今后我也自己开个小饭店谋生攒钱,父母为此把我臭骂了一顿。擅自从招待所出来到石油公司他们不晓得,他们梦想我能在城里当工人,但我自己贷款一千块,打工攒了三百块,还是和别人合伙在学校附近开了家小饭店。起初生意很好,每月能赚四百块,主要客源是学生。
附近有几家餐馆,竟争激烈。有一次几个学生吃饭后没钱给,押了三件衣服一双鞋。第二天警察找上门来了,说我们收黑货,教唆未成年人犯罪。封了我们的店,把我们关了二十四小时,并罚款一千元。起初莫名其妙,后来才知道押的衣服和鞋子是偷来的。后来也才知道是附近餐馆老板的注意,把我们挤掉。
初入社会就交了沉重的学费,尤其是名声不好,好像干了件天大的坏事,我父亲是老共产党员,儿子进了派出所是莫大的耻辱。我的开馆生涯跟我的初恋一样,也过早的夭折了……
    我不敢回家,整天和社会上的一些人瞎混,打架闹事。有一次在桥上看见三个流氓拿一个女孩的甘蔗吃,不给钱,还说脏话。那女孩红着脸,哀求落泪。我自小喜欢武术,能掌断红砖,看不得别人欺负弱小,便挺身来了个英雄救美,三拳二退,逼住了他们,顺手捡起一块砖头一掌捶成二块,并说这是我女朋友,以后谁不给钱就不客气了。尔后扬长而去。我根本不认识这女孩,也不知道她什么感觉,也许心里会骂我疯子。
   为了还贷,我二哥给我找了份 油漆工的事,在他打工的工厂做漆工维修,一月有百多块钱工资。下班后还可接点私活干。做了七个月,还清了贷款,二年后还有了点积蓄,我开始把自己包装得人模狗样,心里潜藏着的爱情幼芽又开始顽强生长了。我心里想该找个正儿八经的女孩做老婆,不能尘封自己了。也不小了,都二十出头了。
   那年代不比现在,女孩也多,也没有现在拜金实际。只要看上眼,条件差点也不那么在乎。再说男人不坏,女人也不爱。我极力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流里流气的人,每天穿一件牛仔裤、花衬衣、黑皮衣、大头鞋,戴副墨镜,骑辆松鹤牌小自行车,天天朝九晚五的在工厂做油漆工。也招来了几个丫头和我处朋友,其中有个丫头在纺织厂上班,有点黑,朋友给取了个外号叫“小二黑”,还有叫“黑妹牙膏”的,我和她谈了很长一段时间。她到我家看了条件,几间土砖房,一台黑白电视机,她说不计较,只要我对她好就行了。我父母很高心,认为是个做事的人,加上二个哥都已成家。正当我准备和“小二黑”订婚时却找不到她人了,几年后再相见已是别人的老婆,这是我人生的第二恋爱,也以失败告终,没成正果……
     那段时间心情低迷,无精打彩。我的爱情只有开始,没有结局。天无绝人之路,有个大婶说娘家有个靓妹子,好多人她都看不上,要我去试试,成不成靠缘分。第二天,我穿了件西装,打了条红领带,和大婶一同去娘家看对象。
那妹子家条件算好的人家,三间大砖瓦房三间小砖瓦房,整洁有序,园内有花有草。我一看那丫头,似曾相识。她说早就认得我,想了半天竟是卖甘蔗的女孩。喝了茶,聊了会天,丫头父亲说只要丫头看上了就行,不管对方条件如何。我心里没底,真是世界太小了,怎么会是她嘞,我打架闹事,说没皮没脸的话,只怕没戏。便匆匆回了家!
     在家里玩了二天,大婶到家里对我母亲说她娘家的丫头对我有好感,要我到她家里去玩,彼此深入了解一下。我买了点小吃就独自去了,那天她父母都在家,还有大哥大嫂。第一次单独到女方家很拘谨,闲聊了一会,我就邀她到小镇上玩。在征得她父母同意后,我两很腼腆地边走边聊:
“我条件差,一无所有,你人长得好,条件又好,能看上我吗?”
“不是每个女孩都爱钱,你家的情况我知道一些,你以前的女朋友我都认识,她们不识货,我识。那年你帮我打架我还没感谢你,后来我卖甘蔗再也没人欺负我了,别人告诉我你就是邻村的,开过小饭馆,小痞子,呵呵……”
“你已经早就看上我了,难怪看不上别人,你今后会失悔的。”
大人不在身边,话就越来越多,时间也过得快,意犹未尽,一天就完了。
    有人说找一个我爱的人,不如找一个爱我的人。寻寻觅觅,觅觅寻寻,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这次恋爱非常顺利,相处几个月后就订婚,我给她买了辆凤凰自行车,一块手表,亲戚朋友吃了顿饭。
九二年我俩结婚,她成了我真正的老婆。岳父母给我配嫁了当时最好的家具、电器,小房子摆不下。
一物降一物,自打结婚后,我就成了生产队长,老婆当会计,我地位一落千丈,我的不无正业的孤朋狗友一律免见。不能瞎混。老婆用配嫁的三千元钱让我承包了村里的二十亩桔园,从此我就做了山寨王,听老婆的话,认真劳动,认真成长,经历过风雨,经历过失败,经历过亲人的离去,经历过困难的打击,经历过痛苦的回忆,也见到过云彩,见到过阳光。
我老婆默默的付出,默默地忍受,在她的正确领导下,我们一路走来。我的好老婆故事才开始,精彩仍在继续,我的续写故事正在向前延伸……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