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大肚难消(赵远春)

来源:津市市审计局 赵远春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04-22 浏览次数: 【字体:

    人说:有本事的男人把别人的肚子搞大,没本事的男人,把自己的肚子搞大。虽是调侃,却也有些歪理。

津市人说话,不乏幽默风趣者。两老友大街相遇,见面就互相画像:“头发稀、肚子畸,迎面来个副科级,腰里挎个BB机,手里还拿个破手机”。哈哈……“日你的怪,不确我,你天天嘛舞厅里转、舞厅里疯,老婆孩子一大堆,吃着碗里还望着锅里,我看你几时才能把魂收”。

这一段当然是曾经的坊间笑谈、豁性把,说的是上世纪末的津市官场中的一种“灰黄”现象。

“头发稀、肚子畸”,按时下说法,应该是一种典型的“亚健康”表现。“头发稀”且不说,因为头发稀确实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遗传,不是自己故意的。“肚子畸”呢,与“亚健康”关系可就大了去,因为“肚子畸”就是肥胖的代言词。

吃得好,吃得多,可以“肚子畸”;吃得好,吃得多,加上不运动,更能“肚子畸”。十六七岁当兵体检,120斤真是一个标准。这标准一直保持了20年,到了三十六七体重140斤,也还算混得。可40岁一过,这不争气的肚子,就开始一天天畸起来了,1米65的身高,四十六七时突破了165斤,最高时竟超过了180斤。别人问起你多重,几得不好意思,只好打打马虎眼,不说计量单位只说数:我90。

说到吃得好,本人天生一个好吃佬,十三四岁就开始在家里掌勺做饭,一有时候就跑到厂里食堂看炊事员田伯炒菜,什么火候,什么佐料,什么煎炒烹炸、焖蒸炖煮一一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转回家便照样复制。那时百姓之家,不可能天天有鱼有肉有好菜,大不了就是萝卜白菜加盐菜,可是经我精心制作,该干煸的干煸,该水烹的水烹,该炖煮的炖煮,虽是家常小菜,却也能让父母弟妹吃得有味。

大显身手的是过年过节,牢牢地占据着菜刀、锅铲,俨然一个大师傅,把父母撂在了下把地位给我配菜洗菜做准备。许多年以后,看湖南台访谈节目湘菜泰斗石荫祥说,真正的美食不见得一定要用多么高级的食材,能把普通食材变成美味就是好厨师。听这一说,不禁有些沾沾自喜,更是用心习厨,朋友圈里渐渐有了“大师傅”、“美食家”的戏称。

所以我吃得好,不是吹牛,虽没有山珍海味,每天饭菜香胃口好却是一点不假。

再说吃得多,胃口好了想不吃还真是做不到。只要一上桌,不管大碗小碗,起码来三碗,武松三碗能打虎,我不三碗不煞瘾。说起东南西北中,中国地图跑了不少地,看见什么都想吃,从不挑食找湘菜,心里想着哪里的湘菜比自己家里的还正宗,倒是这眼前美食,过了这个村就难得还有这个店。看着荷包里不多的人民币,既不买衣服,也不买用品,专门找些没见过,没吃过的食物,津津有味地把它装进肚子里,临了还带些风味食品回家,孝敬老人、逗逗老婆和孩子。

好吃不分上中下等,哪样食物都能吃得肚儿圆。不管肚子饿不饿,就怕眼睛饿,仿佛这世界只有吃东西才是最大的享受。别人是一日三餐,我却不同,一日四餐不算少,一日五餐不算多,胃口是越吃越好,食量是越来越大。单位组织井冈山红色之旅,那伙食确实不敢恭维,水煮白菜南瓜汤,要盐没盐要油没油,大家一个个端着碗“忆苦思甜”,就是有饭咽不下,眼睁睁地看我连吃八碗饭,我抹抹嘴乐呵呵:这白菜,甜;这瓜汤,香;这米饭,好。

不得不说的是关于运动,年轻时田径、球类、游泳没有不喜欢的。校队、厂队也参加过,低等级的冠军也拿过,曾经的110米跨栏记录,在津市一中竟然保持了13年之久。可是这些年,光记得吃,球也不打了,路也不走了,休息时间除了小吃小喝就是赌赌小博,还自我解嘲说是参加了棋牌运动。不知不觉,肥胖来了;不知不觉,大肚子上身了;不知不觉,各种毛病出现了。

先是甲亢,脖子粗了,眼睛鼓了,奇怪地是过了十几年,最近几次体检不知怎么各项指标却又正常了。接着是胆结石,一颗鸽子蛋大小的石头堵住胆管,疼起来真的昴不住,最后只好忍痛割爱把自己的苦胆一切了事。再接着是心也坏了,一检查是冠心病,一住院搞得老婆泪水连连。这不,胡扯这些话语的时候正在犯痛风,好笑的是这次痛风发作,正是美美地把腊肉炖春笋、凉拌椿天芽和清炒野芹大吃一顿的后果。吃这些“发物”时,有人提醒我你有痛风,少吃点“发物”,我却说不管它,疼的是脚板,又不是嘴巴。

看来,大肚子真是一种病,厚厚地脂肪一畸起,熟人见面就笑问:几个月了?真正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走路走不动,爬楼爬不起,10斤重的大米提回家,早已是气喘吁吁累得不行。前几年老婆给我买了一辆“捷安特”,让我跟着别人骑自行车,好歹坚持了一两年,确实也瘦了二十斤,可惜好景不长没有坚持,一反弹便冲破了180斤,真的是大肚难消。

大肚难消,难就难在消不消,怎么消。在笑话我大肚子的朋友中,也有不少给我面子的,说是“宰相肚里能撑船”。我知道这是善意的讽刺和友好地挖苦,其实这句话的前面还应该有一句“大人不记小人过”。可惜的是,人生几十年,我既不是什么大人,更没有记过什么人的“过”。倒是常常想起峨眉山灵岩寺写弥勒笑佛的那幅对联:“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与己何所不容”。

照此看来,每天几十斤多余的肥肉、态不动的脂肪,确实要减、要消,并且大肚不消不行。而宽宏大量的心态、处事豁达的理性、做人厚道的习惯,却是万万不能丢失。容人、容己、容事者,才能被这世界所容,也才能真正对得起弥勒笑佛这尊未来之佛。

昨天老婆把我的单车做了检修,下了死命令:等天气一放晴,每天上下班必须骑单车!望着老婆难消的气愤,我心里在暗暗叫苦:大肚确实难消啊。同事习哥,给我出了一剂消肚良方,说是“收支平衡,略有赤字”,这当然讲的是“少吃些”。我想,加上每天坚持骑车,大肚应该能消吧。

(远春胡扯于2015年4月8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