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亦喜还忧文联情(王观宏)

来源:兰草作品 作者:王观宏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5-05-05 浏览次数: 【字体:

   明年3月,任文联主席就满10年了,可与津市文联结缘则有了25年。那年我稀里糊涂从市四中调入,也不知道文联是什么单位,等明白了,设法逃离,先是政府办二次调我,信访办领导都谈话了,都因单位领导不同意而告罢,只得去乡镇工作6年。没料,转了一圈又回原点——任文联副主席。不甘心地与命运抗争,成为市“学教办”的一员,负责宣传上稿,因工作出色被提拔为文化局副局长。不到一年,宣传部借我而去。2004年初,领导把我调入文联任党组书记,人仍在宣传部。一年后的一天,宣传部长曾勇找到我说:“文联也是宣传战线的一户人家,一条腿,现没了主席,你去把这条腿撑起来。”没想这一去就是10年。


   带着这声嘱托、这份责任,尽管文联无钱无人无权无财,仍凭着强烈的上进心和执著、务实的性格,开始了艰苦的十年耕耘、打拼……


   十年中,为了工作创佳绩,我挖空心思、竭尽所能,同事、朋友、同学、学生、老乡、亲戚都成了我“利用”的对象。他们资助、赐稿、奔走、呼吁,抬着文联一步一步的步入辉煌。


   初任文联主席,我就怀揣五个心愿:文艺界团结一心、建立健全协会组织、创办文学刊物、建造创作活动基地、出更多作品人才。


   文艺界代表着一个方面军,人员都是有才之人,是贵人,但大多也是个性很强的人,清高、自恃有才者不计其数。“文人相轻”是文艺界的痼疾,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过分抬高自己,贬低别人。这些年,我像个“抱鸡母”用心保护、呵护、疼爱着文艺界同仁。抓文联班子团结和协会团结,在多种场合向文艺人阐述团结的重要性,常说“文艺界是弱势群体,文艺人是弱者,只有互相抬举搭台才能形成合力,变成强势”、“文艺一家亲”、“要客观评价自己,不要为抬高自己贬低打压他人。讲‘狠’要别人说你狠;要有真本事,拿成果称狠;要在市外去与别人比狠。”对作者们的需求,我会主动关心,为其工作、生活、创作出力分忧。对个别生性爱搬弄是非、制造矛盾者,对见到文联工作抓得好就眼红、心慌、嫉妒、拆台者,采取冷落孤立和批评的方式,让其没有市场。现在全市各门类的老中青作者和谐相处,在一起谈的多是创作、友情、社会和人生等。


   协会工作是文联的支柱。接手时只有几个有生命力的协会,在重点抓文学、书法、美术、摄影、音乐、戏剧、舞蹈、曲艺八大协会的同时,还建立了多个有地方特色的协会,如车胤研究会等。上面有的协会也组建,如散文协会、演讲朗诵协会等。对八大协会的二级协会也着力抓,如二胡专业委员会、硬笔书协等。对挂靠文化、老干、体育等部门的协会纳入业务指导管理。建立了一整套管理制度,对协会工作严格考核,不断调整班子,把各界能人、名人拉进来,先后有50多个协会和演出团体纳入文联管理。摸索出的协会建设经验先后在省委宣传部、省文联刊物上登载推介,“‘三化’(组织化管理、市场化运作、人性化关怀)工作法”早已深入人心。


   大型文学杂志《兰草》,我一个人组稿、编辑、校稿、筹款、印刷、送发,至今已有十个年头,共编正刊24期,政法专刊1期,设立的近30个栏目共登发数百名作者创作的近2000件文学、戏曲、书法、摄影、歌曲等作品,形成了与其他区县市文学刊物不同的风格,每一期就是一桌丰盛的佳肴,每个人都有自己可口的菜品尝,深受领导、市民、在外老乡和广大作者的喜爱。中央政策研究室党建局局长田培炎说:“王主席,你做了一件十分有意义的善事,为我们这些游子了解家乡提供了平台。”少将马先宏说:“《兰草》是流动的、传播的、蔓延的文化品牌。”原副省长唐之享说:“《兰草》代表了津市文化。”原省委副秘书长钟万民说:“《兰草》是联系家乡与在外老乡的纽带。”原津市市委书记何英平连续几年在市委经济工作会议主体报告中,肯定《兰草》“是津市的一张文化名片”。现任市委书记王学武据说办公室的许多刊物是不怎么看的,但《兰草》是每期必读,曾说“观宏也是年过半百的人了,每天为了文联、为了《兰草》背个包四处化缘,让我感动。”原市长罗先东说:“你的文联工作、你的《兰草》是有目共睹的,是任何人也不能抹杀的。”常务副市长康少中每期的《兰草》都要带到房间夜晚品读。更多的领导在默默支持、正面宣传……


   建好文艺创作、协会活动基地,是几代文联人的梦想。我一直想建一幢楼,一个院子,集办公、书画影作品展览、培训、会议、讲座等于一体,成为文艺人真正的家。呼吁了十年却难以实现,只得缩小规模,减少投资,这一愿景不日即可实现。


   出作品人才是文联工作的生命力。以前的“丁玲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津市多为空挂。十年中,我有目的的发现和培养文艺骨干,帮助联系出版社,为作者出书办展等出钱出力,每年都有一批专著问世,每次都有参评和获奖的作品。


   如今五个心愿已成为现实,已成五个亮点。五管齐下,相互呼应,促成了文联工作的大丰收。十年中,津市文联有三年被评为省文联工作先进,七年被评为常德市文联工作先进,奖框挂满办公室。经验文章《“三化”做得好,文联地位高》参加全国基层文联组织网络体系建设典型经验征集评比,获优秀奖。《常德晚报》曾以《一个人撑起一片天》为题整版篇幅予以报道。全市持续呈现“出书热、演出热、培训热、展览热、采风热、研讨热”的“六热”创作景象。


   文联工作的经历让我无怨无悔,是它成就了我的人生。这些年,我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与人为善,忍辱负重,放弃了打牌、坐茶楼、唱歌跳舞坐夜市等昔日的生活习性,休息时间也用来工作,全身心投入文联工作。体质下降了,以前《兰草》校稿能到天亮,现在也只能坚持大半夜了,右肩常年挎包引发的肩周炎、颈椎痛、腰肌劳损常常影响生活质量,可内心则更加强大,对个别人的阴谋诡计淡然处之,相信“人在做,天在看”,老天会照看眷顾我,让那种人受到惩戒。对别人的赞扬、恭维也是一笑了之。不少人说我是“津市文联历史上最年轻、当的时间最长、取得成绩最高最多的主席”、“文联在你手上搞活了,全方位地抓起来了。”老同志还说我这个主席当得很轻松、潇洒。我都没沾沾自喜、得意洋洋,考虑的是完成了五大心愿也该急流勇退了。在外老乡们闻言,担心再看不到我编的《兰草》了,有的兼职副主席、协会会长说我退了他们也要退出。盛宴必散。感激之余,还是衷心希望他们能一如既往支持津市的文联事业,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自有后来人”。


   这些年,我得到了太多人的理解、支持、爱护,是一个个群体的共同努力才造就了今天的津市文联。十年我又活的很充实、很得意。每天按照设计好的工作安排表逐项落实,自由支配自己,领导们也没给安排什么中心工作。周六、日及夜晚常参加协会组织的创作活动。几乎每天都有协会和朋友相邀聚餐,到了年底,协会开年会,有时一天几个,每年都要喝酒喝坏身体一次。因为接触面广,认识的人不少,到外地组稿,总有当地老乡热情接待。老乡们以海参及数千元一瓶的酒等款待我,让我受宠若惊。当主席前,我没去过什么地方,十年中几乎跑遍了全国。带作者采风去了东北三省、西藏、青海、桂林、西安、延安,组稿去了北京、武汉、深圳、海南,随团去了新疆、江浙、安徽、福建、江西、甘肃、四川、重庆、云南、贵州……


   回首过去,有太多的感动,汗水与泪水同流,快乐与伤痛同在,成功与挫折同行。人生短暂,一辈子与文联结缘,亦喜还忧,这段经历我会刻骨铭心。文联前行路上的点滴,相信也会让更多的人记住、叙说……



(作者:津市市文联主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