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醉在故乡(兰草一期)

来源:匡艳辉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05-10 浏览次数: 【字体:

在我印象中,每次回国探亲,短短数日,似乎多在恍惚状态,一方面是倒时差的缘故,另一方面,也因亲朋好友盛情相邀日日欢聚,每天满满的日程下来,及至离开的时候,我总是嘶哑了嗓子、耗尽了体力,但精神却是欢愉的,心中充溢着的是那浓得化不开的亲情。

这次回国,仍无例外,我又几近失忆。

北京是我回国的最后一站。整理行李时,两张一模一样的光碟让我琢磨了半天,才依稀记起,这是我们津市一中86届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的影像资料,我留一份,另一份则是让我有机会转交给大虾同学。至于是什么时候,谁给我的,说了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还有带回来的那些礼品,托谁转给谁,我也不能确定自己究竟交代清楚了没有。这便是我回家乡津市第二天晚上聚餐后的基本状态了。

回家头一天,下午6点抵达津市,汽车站里我父亲、哥嫂、姐姐四人只接到我的两件大行李,我本人则当场被85届的好友押解到餐厅去了。酒足饭饱后开车送我回家却找不到家门。去年给父母买的新房,我连门都找不着,自觉闹了个大笑话。

第二天,和86届同学聚会。中午,每人两瓶啤酒打底;晚餐则是三瓶,而后转场卡拉OK,在包厢里喝了多少就无法以瓶数记了。文文说我上次回家以矿泉水代酒,这回她可不能这么说我了。

第三天,也就是大醉后的第二天早上,还依稀记得头天夜里是娟子和梁丽丽把我送回家的。而且梁丽丽十分周到地牵着俺的手把俺一步一步地送到三楼家门口,按了门铃等到有人开门并确认没走错这才离开。我进了门,高一脚低一脚地摸到床沿倒头就睡,直到早上7点被Bob的电话叫醒。约好电话里教我给父母安装可视电视视频聊天的事宜,许是我不太清醒,倒腾到十一点多了也没弄好。因为中午安排了接老师们吃饭,我急得团团转。利平和娟子频频电话催促,最后我以创吉尼斯记录的速度沐浴更衣上妆。忙乱之际赫然发现右脚踝上多了根玉猪装饰的红绳子,这才想起头天晚上卡拉OK时陈超坐我旁边,勾着腰在我腿脚上弄了半天。当时我还纳闷给我买鞋量我脚踝干什么。(回美国后我曾试过取下玉猪却始终没法解开,Bob问了我几次, 我说看来只好等下次回家让陈超告诉我咋弄, 我被她套牢了!)

穿好衣裙,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直奔兰苑锦绣厅 (不知记错没有)。进去首先看到的是付先荣老师,当年他教我们时好年轻啊,现在顶也谢了,牙也被烟熏黑了。付老师给俺Huo(第一声)说俺变漂亮了,俺则恬不知耻地说看来我那时的物理成绩还不算太差啊……嘿嘿嘿!他至少还记得俺当时的傻样。不多久老师们和陪席人员都先后到位。兰苑包房真可谓金碧辉煌,灯光、桌椅、餐具都十分考究,利平的亲戚是餐厅经理,除了给最大的折扣还允许自带酒水。娟子帮忙以批发价买了两瓶上好的白酒(娟子,是什么牌子的酒啊?)利平帮我请的老师,文文全职摄影,几位局座三陪。反正所有的工作都由同学们操办了。席间,李局以他抑扬顿挫的洪亮嗓音给与会的老师和同学们做了一场精彩的政府工作报告。我则忙着忆苦思甜,声讨数学陈老师曾给俺的尴尬,明知道俺不会算术偏要让俺站起来背公式,他老婆雷老师就和颜悦色多了。跟何杰老师讨伐过去的不公道,他反倒说那是他给俺练就本领的特殊待遇,别人还享受不到呢。他那时把最重最繁琐的活往我这里一扔,我就废寝忘食苦力干活,不知他是不是抽了那空和MM们约会去了,没准他现在的老婆就是他利用我帮他干活的时间泡上的。梁老师人好,和善亲切,不过他说的些事儿听得我一头雾水。席间我特别向李校长表示了诚挚的谢意,若不是他在我初中升高中时坚持以特长之由留我继续在一中就读,那今天我的名字就没有可能出现在这个同学录里面了。伯乐!哈哈!高三那会儿,专业考试之前,唐老师跟我谈话,告诉我专业过关后选择哪个班复习文化课都行,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回他的班。现在想想估计那时唐老师还是非常担心,如果我文化课高考失利会影响113班的升学率。好在后来他没把我撵到别班去(估计也没人愿意要),我呢也顺利地考上了大学。饭后合影留念,唐老师说要赶去会麻友(被何杰说成不保晚节)速速离开了。兰苑门前一一道别,在美国学会跟人见面美言对方几句,我见钟MM时也情不自禁地夸她脖子上的玉石项链好看,没料到临别前她竟摘下来挂我身上了。下次回家我如法炮制,希望大家和俺见面时都带上最好的家当。

送走老师,几位忙于开会的局座也纷纷离开。接下来我的行程安排是探访福利院。娟子、文文、梅静和我四人商量着带点什么去福利院。本来以为可以给孩子送点学习用品,经柳青同学的电话咨询确证那里除了几个智障和残疾不具备求学能力的孩子外其他健康的都被领养了。想到中秋将至,说就给老人和工作人员买点新鲜月饼、薄切,给孩子们买些平时吃不到的酸奶、巧克力、薯片等新潮食品。我们四人在超市里逗留了好半天,袋子盛不住就在超市放了押金租了几个篮子,然后一行人打的去往北岸的福利院。

在福利院没有呆太久,因为院长说大多数人都去洗澡了。叫过来几个在宿舍的老人和孩子,递上分类样品。一傻小子见给他少了一样东西,急了,上前就抓。是谁说?是不是文文你说的?他关键时刻不傻!结果文文在集中精力照相时让这个傻小子偷袭了一把,一拳打到手臂上。文文后来说:这小子,打的还好痛哟,上次给别人摄像也挨过!文文,真的很抱歉,我们当时不知如何表达才好,只有安慰你说你太靓了,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嘛!

退了超市的篮子,拿回押金,我们沿后湖边走边聊边拍照。我因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离津去长沙,所以必须马上赶回家与家人一起吃个晚餐,也是回来后唯一的一顿家宴,于是与娟子她们仨恋恋不舍地道别。转身叫车时,发现出租车就在跟前。津市之行虽然仓促但玩得开心,喝得尽兴,还达成了几个心愿,正合上了俺浪里个浪里个浪的节奏。其中一个洗牙的心愿由娟子陪我逛街时顺便完成。她把我带到到一家她熟识的牙科诊所,虽然牙医弄得我呲牙咧嘴,酸痛难忍,但我还是欣然接受了(在美国需120美元合900人民币,在这里30人民币,人家还只收娟子20)。当我满含热泪步出牙科诊所的时候,我想,不知道来由的人未必不认为我那是一副感恩涕零的神情。

返回长沙坐火车去深圳是不得已,因为多日前被告知只有十日以后从常德到深圳的车票。乘了四个小时的汽车(还是站里站外两个价,售票员和顾客依然如故地上演着拉锯战),中午到达西客站。和表妹、姨妈姨父等长沙的亲戚吃了个午饭,逛了逛书城,又约了85届长沙的朋友一块儿晚餐。想想时间再紧也得给长沙的同学打个招呼,于是给邵文打了个电话。她家里来了客人,正厨房里忙着,她在联系不上彭晓东的情况下派了我的闺密杨樱MM做代表前来会我。结果杨樱的小帅哥公子和85届龚道珍当日刚到大学报到的丫头对上了眼,那个高兴劲比我们成年人久别重逢时更加充分的溢于言表。在他俩亲切交谈中20支欧款巧克力被风卷残云所剩无几,后来寻到几支估计那是他俩实在撑不下了。吃完饭才知道外头正倾盆大雨。让那俩小朋友先回酒店歇息等候,我们四个撑着两把雨伞四处找药店。不知何故,我从去年初开始干咳不断,龚道珍让我试试土方子。买到药结帐时杨樱一定要替我买单,我拒不接受,她惊诧不解的问我是不是有什么禁忌。当然没有什么禁忌,只因我在国外生活多年,国外各买各单的生活习惯让我对她的友善之举反应过激,差点把杨樱吓着了。

雨还在下,我却要走了。夜里九点半,表姐来接我去火车站,我的行李这时已在她的后备箱躺大半天了。三天前,当我从北京到达长沙时是清晨七点,表姐、堂弟来车站接我。堂弟虽买了站台票也不让进到站内,最后他只好爬了铁栏杆进去帮我拖箱子。为了赶上家里同学安排好的饭局,我把礼物交给他们,稍事洗漱休整,就直奔津市而去,所以那天没来得及去看望堂弟已出生8个半月的孩子。好在今天午饭时见上了。小女孩瘦瘦小小的,身子骨可能就相当于小爱(我女儿)两个月时那么大。没有母乳,也不吃奶粉,就喂些稀粥加自己榨的果汁,还总拉肚子。我从美国托人带给他们的母幼维生素却被妇产科医生警告说含量是针对西方人的……堂弟妹吓得没敢吃。哎!

火车晚点,到达深圳是次日早上10点,等候已久的朋友见到我,拉上我的行李直奔出租车。她帮我约了文秀大师。我来不及喘气就躺到美容院的床上开始接受纹眉。时间、金钱花费不多,就是火烧火燎的痛,这是为了美而付出的代价!到底是大师 (其实是我师大音乐系的校友,改行做纹绣了),手艺精湛,回到家Bob硬没看出来,只是疑惑我出门咋变得如此顺畅啦(以往描眉可花功夫)。嘿嘿嘿,秘密!我与深圳的这个朋友也有五年多没见面了,她以前多次参加人体彩绘比赛拿大奖都是我给她帮忙弄的,我出国后她就一直帮我打理深圳的房子。她的女儿很漂亮,和Bob长孙样貌匹配,年龄相当,我总想帮他们促成一对,尽管他们才刚上初中。我跟我这位朋友说要真成了,咱俩是亲家,但你可比我晚一辈。我便宜占大了,哈哈!
华强路的人多如牛毛,感觉比我当初离开那会儿还要多。时值茂业百货鞋子大打折最后一天,我和朋友进去就找不到对方了,后来啥没买赶紧先逃出来再说。下午其它时间我们都泡在儿童世界里淘衣服,尤其中意卡琪屋和PK熊的衣服,好酷噢!想象着穿在丫头身上的样子,我买得心花怒放差点没把人家店子给搬了。嗨,等我新近购买的单反相机到了,让小爱穿上新衣摆几个pose给我拍几张靓照显摆显摆。

打电话给唐泓,他说容他安排一下并让我静候他的回电。傍晚时分,黄香主和老公及女儿一家人、陈杰、唐泓、陆昊,还有我的女友做伴共进晚餐。黄香主一如既往地豪爽大方,热情洋溢地尽地主之谊。我知道尽管是周末她和老公依然很忙,打理一个诺大的厂子投入再多的精力都会觉得不够。我看得到香主眼底的疲惫。她家小公主满脸机灵,倍儿精神漂亮,一看就知道是爸爸的掌中宝,爸爸的字典里永远查不到不字的那种。陆昊还是以前的那个他,从来都是那么古道热肠,他放下手边的工作赶过来陪我购物并领我们去餐厅。晚餐后又陪我上街洗头甚至第二天送我到华联大厦搭乘去机场的大巴,十分细心周到。我至今能清晰记得说起闺女时他那一脸的幸福。

早在离开津市的那天我因连日的旅途劳顿,辛辣饮食,水土不服而失声,绵延一周才见好转。这次虽然没能和长沙、深圳同学聊上太多,但温馨聚首我已欣然满足。

坐在回美国的航班上,连日来热闹、欢乐的一幕幕,如电影般在我脑海回放:津市的马不停蹄、长沙雨夜的浪漫、深圳两代人的谈笑风生、北京琉璃厂的书香老舍茶馆的京韵……陈酒般醇厚浓烈的乡情是我在异国他乡的一丝抚慰,温暖至我下次回来。

作者简介:匡艳辉,女,津市人现定居美国。

责任编辑:黄道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