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梦想·幸福

来源:任有为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05-30 浏览次数: 【字体:

春节假期渐行渐远,归巢的游子又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开启新的一年梦想征程。

此前,伴随人们回家过年的脚步,各种回乡见闻、返乡笔记在“朋友圈”流传,影响力最大的当属凤凰网策划的《“公民返乡︱村庄里的中国”系列征文》。静心阅读其中的篇章,莫名的情愫总让人难以释怀。笔者一直生活在农村和小县城,算不上“返乡客”,若跟风“故乡沦陷体”弄篇返乡笔记则让人如鲠在喉、大有狗尾续貂之味。然而,假期的见闻仍然有诸多值得思考的地方,我觉得要写点什么。

生存与生活

腊月二十八中午,我徜徉在老婆的故乡湘西Y县街头,沐浴着冬日的暖阳,感受着浓烈的新年气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看见一个擦鞋老妪,正用巴望的眼神打量着来往的过客,便下意识地放慢脚步,问老妇人多少钱擦一双鞋,她回答:“别人都是5块,我就收你4块吧。”我摇摇头,伸出3根指头,老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示意我坐在她面前的小凳上。边擦边聊,老人告诉我,她年纪六十又七,老家在离县城15块钱车程的一个村庄,老伴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除了能在望天吃饭的薄田里刨点食粮,其他什么都不会。老人原本育有一儿两女,女儿外嫁条件一般,谈不上照顾二老,最小的儿子生前在浙江打工,27岁那年本想回家娶媳妇,孰料在一次工厂漏电事故中触电身亡。因此,老人希望通过自己劳动,能够攒点余生养老保障。她平常每个月就千把多块钱的收入,扣掉250块钱的房租和自己必须的生活开支,已所剩无几,指望年关人多生意好点,坚守到大年二十九中午回家团聚。谈及伤心处,老人潸然泪下,我亦默然。擦完鞋,给老人留下5元钱,互祝新年好运便匆匆离开,转而驱车6个小时回到Y县近郊自己的农村老家迎接新年。

在我幼时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末亦或90年代初期,我们村庄的年夜饭一般都是日落西山后才开始的,记得爷爷曾坚持要牛马归栏鸡鸭进笼后方才许可点燃除夕的炮竹。团年饭后,大小孩童就挨家挨户送恭喜、“讨包喜”。而今,不知从何时起,下午2、3点钟,团年饭的鞭炮已经竞相燃响——分不清中餐还是晚饭了。饭后至除夕夜,再也见不到捡炮竹、送恭喜和彻夜“守岁”的孩子,最热闹的地方竟是村里的麻将馆——春节期间,从年三十,直到月末,都是牌局的最盛时光。走门串亲的外地人多起来,新旧牌友们云集,一决高下。而这仅存的古老的娱乐方式,也正在逐渐偏离它原本的韵味——聚在牌桌上的人已远远不“过瘾”于一场三五百块钱输赢的对决了。大年初一,数十人围在那张大圆桌上玩“斗牛”,半天下来,最大的赢家居然赢了二万二。我的发小明知我不打牌,初三夜硬要带我去开开眼界,他上午赢了一万一,下午再战输了一万四——要知道,这样的赌注远非在场的众客生活中所能承受之重!与牌桌上一掷千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逼仄的通村公路早已不堪家家户户的小汽车碾压,坑坑洼洼非常拥堵了,也不见有谁来牵头修葺、拓宽,而是在坐等政府的投资新修。

业务与服务

年底银行的业务总是异常繁忙,山城的Y县也不例外——男女老少都需要怀揣一叠硬通货,做人办事才更有底气。我原想去四大国有银行取钱,看到工行和农行里面黑压压的人群就不敢靠近。抬头一望,马路对面的长沙银行和华融湘江银行门可罗雀,便去其自助银行取款。走近体验,感叹于两家银行贴心的人性化设计——每台自助终端设备前都是一间半密封的隔间,顾客进入隔间后门自动锁住,从外面无法打开,必须等顾客完成存取款终端前的业务操作后方可开门——这样的设计,让人感到非常的安全和放心。由是,愚以为,地方性股份制银行自知其业务量和影响力无法与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企及时,便另辟蹊径,主动提供更加有特色、人性化的服务,赢得顾客的美誉和口碑。假以时日,何愁业务不能蒸蒸日上?

我无心为谁打广告,只是联想到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的央企航母“两桶油”,为何国际油价从140美元下跌到20多美元的时候,我们的油价仅仅下降了30%,仍是美国的2倍多,而且还要设置地板保护价?更为离奇的是,两桶油还年年享受国库财政的补贴!专家说,我们的油价里含有48%的税,不是世界最高的……我只能表示呵呵。半个月前,网报南京一天诞生4个地价王,南京河西某地块成交楼面地价42561元/㎡,南京房价将成功进入8万+时代——真是喜大普奔的好消息啊,月薪过万的屌丝终于可以买到0.1㎡的鸟笼了……地还是那块地,人也是这帮人,令人窒息的高房价难道与党中央当前力推的房地产去库存、供给侧改革不是南辕北辙吗?为什么改革的红利离广大人民群众的期盼总是太遥远?

不是结束的结束语

一年又一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是传统给现代的慰藉,也是民族智慧的传承:无论过去一年过得怎样,只要回到家里,回到曾经出发的地方,困惑会被抚平,绝望会变希望。仿佛四海归一,如同天下归心。悠悠万事,再没有比这更古典的温情,更纯粹的信仰。生我养我,念兹在兹,难以割舍。没有安邦,哪来暖家?

也许,从我有限视角的见闻、体验不足以代表什么,由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老幼的代际观念差异,很多农村地区仍存在贫困、愚昧,生活在都市的人也会迷失和困惑。但是我相信,历史的车轮总是在前行,人类的文明总是在进步,我们的家园都不会沦陷,而是在进步,在发展。

门前春带雨,心上梦生花。人间烟火处,梦想幸福来——我依然坚信。

作者简介:任有为,津市市人大常委会联工委副主任

责任编辑:黄道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