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出 息(兰草第一期作品)

来源:龚峰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06-13 浏览次数: 【字体:


2034年,许偌老先生已是古稀之龄,从学校退休已有八九年。蛰居在家,白内障着眼大热天赤膊短裤天天写长篇小说。

许偌,老倌老倌,有人喊你。

老婆子在楼下和几个婆婆“捉麻雀”。

么哒?要去馆里?许偌按了按助听器,确认是有人找他。

推推键盘,趿鞋下楼。

来者一老一少。老的也不老,六十大几。少的也不少,二十郎当岁。

你就是许老师啵?

我不收学生了,年纪大了。

许偌以为那少年是慕名来找他补习作文的,对满脸钢丝胡子瞪着大眼的老者说。

我是来找你的。不是找你补习,而是要找你赔偿损失。

赔偿损失?

许偌老脸一拉,一头雾水。

老者掏出硕大的手机,翻了翻,翻出两张照片。这个,不知你还记不记得?

许偌抬了抬眼镜,凑上去一看。一幅是铝合金门旁的对联“龙楼凤阁山中骄子,虎啸狮吼人上奇才”。另一幅是红日祥云大鹏展翅挂匾,联云“雨露润劲草,风雷傲雪松”。 文人对啥都迟钝,对文字非常敏感。他记得,这是他的杰作。应该是二十年前的中午吧,不错,那天毛毛细雨,他在中学的临时房间端着手机玩微信。电话扑腾,是一个扯媒拉纤的同事,介绍说,他一玩腿是某村的土——就是有钱,添了个孙儿整满月酒,要好生轰哈。玩腿姓雷,大门口自撰了副对联:我要天公重斗数,不拘一格降人才。还要请人作一幅金匾对联,孙子小名龙奇,大名雪松。我一秒内就想到了许大笔,这吟诗作对非你莫属。报酬嘛,“蓝王”两条。

是清朝龚自珍的诗: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许偌纠正,并不推辞,本来立等可取,他还是叫同事下午来拿。

人皆喜奉承,土豪尤是。只半根烟时,两副牛逼的对联就作了出来……

想不到事隔二十年,种下了隐患。

不错,这对联是你请我作的,二条烟肺都熏黑了。

赔偿损失?从何说起?

你误了我孙子。

怎么误的?

你把他往天上吹,结果跌得好惨。俺一家人都以为他是个文曲星下凡,财神爷投胎,将来不是清华就是人大,就抬他宠他,对他希望很大。谁晓得,他读了几年小学,自己的名字都写不拢,加减法都搞不明白,每次考试名次都是倒数稳拿第一。读初二就打架,拖杀猪刀吹断了同学的胳膊,进了少管所。出来后就死活不上学了,整天游四五荡吆五喝六。偷妈的金项链卖了,爸的板板车卖了。还学会了吃果果,上瘾了。

许偌看那少年,尖嘴猴腮,头结蛛丝,斗鸡眼横着他,就一混混。

许偌老婆搭话了。这是你们家教不好,许老师只给你写个对联,他晓得伢儿今后是一条龙还是一条虫!打鱼不到怪鱼篓,屙屎不出来怪马桶,混账!

爷爷发愣了,一手抓住了许偌的手膀。那时两条烟是七百块钱,现在要值三千多了。不赔不行,两千!

许偌知道这就叫秀才碰到兵,光天化日勒索。

爷爷嗾,叫他孙子上楼,搬值钱的东西。孙子就要上楼动手,许偌老婆从厨房拿了一刀菜刀,拦在梯口;敢!老子剁死你!

僵持了一会。勒索的软屌了。还哆里巴索了一通。同村的孙八毛,大名就叫孙八毛,生下来头上就八根毛,二十岁一根毛不剩,家里穷得舔灰,吃的简直是猪食,穿的都是捡来的,他还考上了复旦大学,而今到美国的么的哈辣糊大学留学去了。气死人啵?!

是哈佛大学。许偌冷笑,兄弟,有两句话不知你听说过没有:播下龙种,收获跳蚤。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钢丝胡子收敛了火气,换了认栽的神情:第一句我不懂,拿张纸来,给我写起。我要请人把你这对联写了,贴在门上。啐,走!

作者简介:龚峰,津市保和堤教师。

责任编辑:林小琼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