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津市块舞/辜建格

来源:《兰草》 作者:辜建格 发布时间:2016-11-29 浏览次数: 【字体:

津市“块舞”

/辜建格


大概是十多年前,东北大小伙子庞龙唱的《两只蝴蝶》满街飘荡:

亲爱的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你张张嘴

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亲爱的你跟我飞

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

这歌曲情意绵绵,唱得姑娘们心花怒放,唱得小伙子情窦大开,迅速流行,盛极一时。

那时,小城显赫一时的一旅社还没有拆迁,临街是一幢近似欧式风格的建筑,虽然久经风雨有些破损,但在街上依旧鹤立鸡群,显得大气,大楼后面是个很大的院子,四周都围紧了房子。那时我在信访办工作,有一天下午,办公室来了一群外地人,多数是女性。原来保河堤镇那边一家藠果厂不久前在河南招了一批农民工,干了几个月,老板拖欠工资,还找来社会上的人威胁她们,这群人被吓得胆战心惊,找到机会偷跑出来上访,也不讲什么工资了,只恳求政府出面把她们安全送回河南。信访办主任谷文英古道热肠,连忙协调有关部门妥善接待处理她们的信访事宜,安排好第二天送她们回河南的车辆,考虑到她们这一大群人要过一夜,又找到当时饮食公司的徐经理,请求公司协调安排这几十名民工到一旅社餐宿。一旅社归饮食公司管,徐经理很爽快就答应了这件事,我们就立刻带着这群民工过河来到了一旅社。

临近傍晚,在跑前跑后协调住宿吃饭一些事务过程中,我看见一位小城小有名气的作家带着一个比他年轻许多的女人进了一旅社,他头戴假发,有些不和谐,很是扎眼。徐经理告诉我们,他们差不多天天来,是跳舞去的,一旅社里面有一家块舞厅。那时我已经在小城生活了好几年时间,还真不知道块舞厅是个什么意思。便问徐经理,原来是指一块钱一张门票的舞厅,廉价歌舞厅,那个地方就被称为“块舞厅”。

徐经理告诉我们,块舞厅价格虽然低廉,装修虽然简陋,可是名字却一个比一个大气,大街小巷到处有些“东城”、“西城”、“小天鹅”、“金凯悦”、“热带雨林”、“东方之珠”大舞厅之类招牌,应有尽有,名字一个比一个大,条件一个比一个差。块舞厅是不可能有乐队的,都是使用音响,放的音乐。有的也还有一两个专门的歌手,也就是些跑场子赚点外快的业余爱好者,但更多的是舞客们自己唱歌,人人都可以拿到麦克风,其实就是卡拉OK,只不过场地稍微宽敞些气氛更加浓郁些罢了。

后来我也曾经进过块舞厅。有一年夏天,一位朋友为了感谢我给他的所谓“帮忙”,请我晚餐,之后又邀我去块舞厅跳舞。我推辞说“不歌不舞”,他也不依不饶,热情不减,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去。到了舞厅,找了个桌子坐下,老板娘问我们:“有不有熟悉的舞伴?”我连连摇头,那位朋友说:“那给你喊一个,不会跳不要紧,她会带你。”几分钟后,给我喊的舞伴来了,一袭淡蓝色衣裙,显得素净。她30多岁样子,我觉得很面熟,应该就是经常在小城街上遇到的这个人或那个人,只是不知道名字。她落落大方,对我灿然一笑,就坐下了。舞曲响起,她起身来邀请我:“慢,跟着我走就可以了。”我木木地随着她走着,脚步杂乱地根本就踏不准什么节奏。她冲我一笑:“还真是没有跳过舞的。”她便开始极为耐心地指导着我,几曲下来,快,伦巴探戈,蹦擦擦,蹦擦擦,轮番折腾,舞得我浑身汗水涔涔,却是一个舞也没有学会。

块舞厅都有一些空隙是“黑灯舞”时间,主打灯光熄灭,舞厅更加朦胧,凄切浪漫的萨克斯音乐如水一样弥漫而来,勾人魂魄,人影幢幢,翩翩起舞,舞厅的空气都变得暧昧。这时候就是人们胆大妄为的时候,直接的贴面,直接的耳语,直接的热吻,直接的抚摸,丰臀肥乳,极尽张扬,整个舞厅,就是一池欲望。我的舞伴这时也安静下来,她一言不发,一改规范动作,双手像是很随意地搭在我的肩上,整个人更加贴近我,闻着那淡淡的香水味道,听着那细微而急促的呼吸,我感觉到血压蹭蹭地直往上升,我也放下手来,抚着她的腰,隔着衣物感受到了她肌肤的温度,有些心猿意马,却又极力控制着,两只手不时在黑暗中一张一合,畏畏缩缩,终究还是不敢放肆,她的双眼紧盯着我,那种期盼,那种迷离,那种惶惑,那种哀怨,我不敢直视,目光游移,身体僵硬地扭曲着,我反复琢磨推演着落荒而逃这个词语。这时,她突然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我的脸颊,淡淡地笑了下:“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你慢点玩。”说完扭头就走,离开了舞厅。我回到座位,楞了半天,脸颊似乎还是火辣辣的,朋友喊我才醒过神来,朋友点着我的鼻子:“你啊”再也不说什么。

后来我渐渐明白来块舞厅的并不是个个都自带舞伴的,大多是临时组合,一般男方买单茶水饮料之类消费即可,跳完舞大多分道扬镳,有的彼此连名字都不知道。也有专门伴舞的美女帅哥,这要另外给一点小费,当然价格比大的歌厅舞厅还是要便宜,跳到兴趣盎然,一些出台的故事也就应运而生,一起出去吃个夜宵,喝点晚酒,调点野情,普通人的所谓人生也就是如此如此了。胆子更大点的,开个廉价房间,找个私密地盘,一阵啪啪啪啪,也是春光无限。

有一段时期,块舞厅生意火爆,跳舞的人推进涌出,场面蔚为壮观。人们谈起块舞厅都是眉飞色舞,听他们的言语,块舞厅差不多就是半老徐娘单身汉的聚散地。到块舞厅去的,三五成群一浪一伙的并不多,而去得更多的是单身女孤独男,健身瘦体,谈情说爱,鱼与熊掌兼得。这里是人生寻找平衡点的地方,没有这个地方,或许很多人会老得更快,病得更急。津市“块舞”,我猜测也不是一个津市所特有的娱乐,估计那个时候哪里都有。草根的块舞,草根的娱乐,从来不会缺席,一丝暧昧,一点风情,其实也就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调整人们的心情心态的生活方式,生活重压之下的草根人群,为什么要费神费脑思想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八不相干的事情呢?

现在,物价水平已今非昔比,也不知道块舞厅的价格涨了没有?广场舞兴起之后,或许块舞厅早已经日落西山不存在了?对于歌与舞,我都是一个绝对的盲,一直没有话语权。后来也去过各种歌厅舞厅,都是在酒酣饭饱的时候,几个人互相不放过手,不准散场回家,又凑不齐麻将跑符腿,就统统抓到歌厅,关到包房里,吼一吼《东方之珠》《把根留住》,踩一踩慢步,嗨一嗨草裙舞,张牙舞爪地美其名曰醒酒混时候,结果还是一杯一杯地继续喝啤酒,不放倒人不罢休。近年来大反“四风”,我再也没去过娱乐场所,对于歌与舞的这点缘分也就断了。


作者简介:辜建格,津市市交通局副局长。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