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送礼/刘先培

来源:《兰草》 作者:刘先培 发布时间:2017-08-22 浏览次数: 【字体:

送礼

文/刘先培


公司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经济疲软,企业订单缩水减少,生存犯难。公司老总在职工大会上做了裁员增效的报告,决定在三个月内裁员50,裁员指标迅速下发各部门各车间,一时间全厂为之哗然,焦虑、紧张气氛一时间蓦然升起、笼罩全厂。

公司百多号人大约三分之一人员是老板直系亲戚和嫡系亲属,这部分人自然无需紧张担心,但其余三分之二的人们都有被辞退的危机啊。于是一些没关系没背景而年龄学识又没优势的人就险境求生,有的暗地里托人找关系寻路子,希望能留在公司延续饭碗。现在大多企业不景气,虽说公司待遇不高,但在本地也不算太低,且能按月及时发放薪酬,加上工作强度不太大,因此不管哪位工作中如何倦怠、如何不平、如何和领导抬杠不愉快,如何有能力和牛逼,却没一人主动辞工和放弃这份鸡肋样的工作……

公司部门主管近段脸色阴晦,想必也为难,不听话不做事的,喜欢和领导瞎掰的大都和领导有这样那样关联,切肉连皮,裁也不是,不裁也不好;没关系但做事牢靠的,留也不是,不留也不好。不觉时间过半,名额还未确定。那些没背景没关系的员工为保岗位,今天你请领导吃饭,明天他私下悄悄拜见领导。这林林总总,使得大小领导们越发为难,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千年旧俗搁在那里,黑耳朵的事还真人不好办……

就在公司领导左顾右盼、左右为难时,下属新建的制药车间汪主任,近段日子却过得很滋润。每天小酒喝着,好烟叼着,槟榔嚼着,有时还和车间女员工唱歌跳舞嗨着……这汪主任平时抽的都是几块钱一包的烟,很少下馆子更甭说上歌厅了。自从公司裁员动员会后应酬一下子多了几番。明眼人当然知道主任在白吃员工血汗钱。可这都是员工愿意的,请你不去叫不给面子。反正自己快六十岁的人了,干一年是一年,不吃白不吃。车间差不多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要么请主任吃过饭,要么给主任送过礼。这可急坏了车间员工老黄头。黄头老婆出车祸住院,肇事司机没找着,自己花光了积蓄不说还欠了外债。虽说女儿教书拿份工资但毕业才不到一年,今后出嫁还要自己攒钱。如这次给裁了员,能到哪里打工赚钱去?虽说这年头自己做事踏踏实实,任劳任怨。可如今不兴这套了,全看管理者,主任要你干你就能干,不然就得卷铺盖他妈的滚蛋。忐忑再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老黄头也想依样送些礼,可怎么送呢?少了主任看不上,多了自己拿不出。世人结交需黄金,黄金不多交不深。老黄这才真的明白了《增广》为何叫圣言了。几天下来不觉郁闷纠结堵得心里沉沉的。

下班后老黄每天要到医院照顾老伴,今天老黄只上半天班就请假回家了。女儿说有个男朋友要来看看,得提前到家收拾下,顺带买些水果,就便从医院将老伴接回家慢慢修养。医院花销大,不是穷人住得起的地方。老黄事先请了自己弟弟和媳妇帮忙张罗做饭,一是感谢看望老伴的亲戚朋友,二是女儿男朋友初次进门,饭菜不能太寒酸。老黄杀鸡宰鱼,外加龙虾螃蟹,也算隆重。

下午五点,饭菜喷香,客人陆续到齐,只等女儿和她男朋友了。亲戚朋友说老黄好福气,养了个好女儿,有文化有学历,有孝心有体面工作,找的恐怕就是个金龟婿,享福在后头。说曹操曹操到。一辆黑色奥迪吱的一声停到老黄家门口,车门开处,一个戴眼镜的帅气小伙和老黄女儿提着大包礼品,移步下车,礼貌的和亲戚朋友招呼。大伙看到豪华奥迪和眼镜小伙散的和天下香烟,猜测老黄未来女婿可是个有钱的主。饭后,村子里都晓得老黄头女儿找了个有钱女婿。

老黄女儿男朋友出手阔绰,给老黄买了两条和天下香烟外加一对泸州老窖,给老伴两千元红包,还有水果奶粉。老黄受宠若惊,问女儿朋友做什么的,女儿说公司做销售的。老黄说第一次进门就那么破费怎好意思呢。女儿说这个不用管,这是未来女婿应该的礼节。女儿叮嘱父亲把好烟换成自己喜欢的精品,不抽那种两块钱的劣质烟了。女儿走后,经慎重考虑,老黄决定原封不动将烟酒送给车间汪主任,心里虽然一万个不舍,但为保工作保饭碗,只得忍痛割爱送份重礼。不是说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吗?

第二天晚上,老黄像个小偷,将烟酒顺利送到主任家。主任说,老黄,这就不对了,你一月这点工资还搞这些事么子意思。老黄说这次公司裁员还望主任多关照,年纪大了,再找工作不容易。主任说你老黄做事兢兢业业,沉稳踏实,脏活累活抢着干,就是公司不让你做我也不会让你走啊。放心吧,老黄!

老黄定定的望着主任那油光水滑的脸,转身离开的脚步就有了几分轻快,汪主任倚着门腔暗自好笑。现在最红火的就是他们这个车间,全厂裁人就他的车间不裁员,明年反要扩大再生产。汪主任也担心自己年纪大了,这位子明年还能否坐稳?正愁给老板送点礼拉点关系,想不到其貌不扬的老黄给他来了份拿得出手的礼物,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汪主任像幽灵一样敲开老板防盗门,老板不在家,老板儿子也就是公司销售部经理收下了礼物。汪主任走后,老板儿子拿着烟酒左看右看发现了蹊跷:这不就是自己送给未来岳父大人的烟酒吗?自己买烟时怕假货老板写的万字清清楚楚这里肯定有故事。

第二天他找到自己女朋友了解情况。当晚老黄把情况给女儿做了解释,老黄也才晓得女儿男朋友是老板公子!原来以前女儿不晓得自己男友老爸是父亲公司的老板,也才从公子口中得知他们车间根本不裁人!

老黄头送给主任的烟酒又被女儿男朋友送回来了。老黄头对女儿说这礼俺就不要了,能保住工作是最大喜事!女儿说男友说了,岳父给他养了个女儿是份大礼,这点小礼算什么。岳父明儿直接到仓库上班,做点清闲事!

公司裁员增效的任务终于落下了帷幕,老黄头车间除汪主任被调到厂污水站外没一人被辞退。那一天老黄头和汪主任走了个对面撞,汪主任苦笑着说了句:“老黄头,不是我把你搞掉的!”

“哈哈,没关系,那份厚礼又给我送来了!”老黄头不知为什么从嘴里溜出了这么一句话。


作者简介:刘先培,工作于鸿鹰翔生物有限公司。

摘自《兰草》2017年第二期“小说平台”栏目

征稿邮箱:jswl4258778@163.com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