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祭父文/彭丕金

来源:《兰草》 作者:彭丕金 发布时间:2018-05-16 浏览次数: 【字体:

祭父文

文/彭丕金


辛卯清明日,余远具时馐薄酌,望北奠吾父以文曰:

呜呼,汝毕生勤苦,操持劳作,抚余等三子成人,而未享丝缕之福,积劳成疾,绵延至深,竟于癸未岁戊午月戊辰日申时以殁,年仅五十有二,痛哉!

余家寒微,三子就学,所费颇巨,薄田数亩,赖汝与阿母操持,夙兴夜寐,常至通宵达旦。余时年虽幼,汝之辛劳,目视心领,课余假后,常随汝帮衬。阖家终年劬劳,勉能度日。汝略有闲暇,即远行业副,藉以贴补家用,而又俭省,不惟不妄花费,即果腹之资,亦有不舍,薄暮归家,恒饥肠辘辘,而疾患由此始矣。呜呼,使汝不勤苦节俭若是,使吾家稍许宽裕,汝宁能至此耶?即病,亦必有可救,不至盛年而殁亡,而竟已矣。

汝病甚,阿兄归省汤药,长孙阿龙常戏于汝侧。汝谓阿龙:余得死否?阿龙时年四岁,不省慰藉,结舌而应曰:得得死。汝闻,缄口不语。虽阿龙更言不得死,然汝终无一言以复。汝自分必有好转之时,孙儿之言,不啻寒冰覆火,教汝万念成灰。奈何汝以勤善之终,乃无一言慰抚以告耶?余今忆及,不胜唏嘘,泣涕顿下。

是年春节,阖家入山祭坟,阿龙强索汝抱负。山路崎岖,汝以沉疴病躯,负行里许,竟无一语言累。而阿龙手舞足蹈,言笑晏晏,俯仰倾侧于汝,殆无片时安宁。此情此景,何其乐也,汝在九泉,当分明记得,所憾者,欢乐之景去之何迅也。汝在之日,在孙唯阿龙,已教汝乐难自禁,怜爱有加,而今孙辈更添五人,三男两女,襁褓者咿咿,蹒跚者牙牙,受蒙者朗朗,使汝在生,不知乐之何极也。所怜者,孙儿渐长,人有阿爷,其惟阿婆,教其何处觅慈颜,闻呼唤,索怀抱耶?

汝逝,余兄弟迫于生计,谋食他乡,余更远蹈南粤,羁縻牵绊,经年难返。室中唯有阿母,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起坐转侧,长夜难明;风晨雨夕,哭望无凭;耕耘收藏,问计何人?提携背负,无有重轻!呜呼,使汝在,阿母何至孤苦无依若是者耶?余亦得坦然安怀于外者矣。

汝之瘗骨于丘野已八载矣,余亦岁岁飘转岭南,恒不一返;汝之坟头青草葳蕤,行路无径,余亦不曾替汝清整。孝道不行,实愧我心,泉路幽深,欲问无凭,有心托梦,梦亦难寻,薄酒时蔌,聊表寸心,汝倘有觉,来尝来品。呜呼哀哉,尚飨!

                            

作者简介:彭丕金,津市李家铺人,现就职于湖北通城鄂南外国语学校。

编辑:林小琼  石承强  黄道师  彭淼

审核:周恩清

作品来源:《兰草》2018年第一期“小说平台”栏目

投稿:jswl4258778@163.com

联系电话:0736-425877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