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又闻子规啼/谢芷萱

来源:《兰草》 作者:谢芷萱 发布时间:2018-05-16 浏览次数: 【字体:

又闻子规啼

文/谢芷萱

 

   就在某个你毫不知情的时刻,朦胧的烟雨悄悄造访了这个仿佛仍沉睡在冬夜的城市。

   于是一刹那,山朦胧,水朦胧,生冷的钢筋水泥舒开柔和的微笑——

   于是一刹那,子规鸟从古老的画卷中苏醒,用遥远的歌声唤醒新的黎明——

   清明,清明!又逢子规啼。

   清明祭祖,似乎早已铭刻在中华民族的骨髓深处。一年里四处奔波的人终于得以回归故土,一家人启程回到老家。迎着一路清风,广袤的绿野将我们拥抱,星光般的油菜花在绿洋中闪烁,愉悦着回归的人。我看到爷爷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微笑——他也曾是农民,当然知道这满野的油菜花意味着什么——每一抹金色都承载了一份希望与喜悦。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芳草的气息,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赶在乡路上,每个人手中都或提或抬着东西,交谈声在旷野里显得格外热闹,让人心中柔软了不少。转过几道弯,田埂旁便闪现出几座寒冷的墓碑,似乎连空气也凝结了,时间就停滞在了昨晚的漫漫冬夜中。

   我心中蓦然升起一种哀凉,哀凉在旷野中蔓延,蔓延进每个人的心田。

   脚步不停,一行人很快便来到墓群跟前,爷爷毫不停留,径直走向其中一座墓碑——凸起的土丘,黝黑坚硬的石碑,一段段深凹而刻的字,讲述着墓主曾经的过往。冥币,红香,鞭炮,纸花……祭品一应俱全,人们各忙其事,不急不乱,井然有序,就像重现历史的画面,进行着一个古老的仪式,庄严而肃穆。

   我凝视着石碑上刻着的每一个字,在记忆中搜寻着逝者的音容,却只寻到从他人口中听过的一片片零碎的描述,似乎那只存在于遥远而模糊的我所无法触及的过去。

  “爷爷,墓里睡着的人是谁啊?”我问道。

   爷爷看了一眼黑色的石碑,回道:“她是你的奶奶——在你出生前就走了。”

   奶奶吗?我默默地想,她是什么样子的呢?姑姑曾提到过我这位素未谋面的奶奶,她眼里闪烁着我们不懂的光,说:“你奶奶啊,要在古代就是一个大家闺秀——勤劳又贤惠……”。偶尔有其他人提到奶奶,也大都这样评价。然而我只看到无际的旷野中凝固着的一座刻着几行小字的寂冷的黝黑的石碑,我看到爷爷沉默的身影,那深刻在皮肤里的皱纹似乎也僵硬也沉默了。

   昨夜朦胧的烟雨中,是否也会有人唱着那遥远的诗歌,和着子规鸟的啼唱呢?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清明啊,清明!你是深刻在中华民族骨髓中的乡情......

 

作者简介:谢芷萱,津市一中1701班学生。

指导老师:伍红帅   

编辑:林小琼  石承强  黄道师  彭淼

审核:周恩清

作品来源:《兰草》2018年第一期“小说平台”栏目

投稿:jswl4258778@163.com

联系电话:0736-425877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