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柚子花未开/傅 楠

来源:《兰草》 作者:傅 楠 发布时间:2018-05-18 浏览次数: 【字体:

柚子花未开

/  

 

一个残阳如血的傍晚,经历风雨的、承载着我们所有回忆的老屋不堪重负地被机器推倒,留下一地的砖瓦碎片。这座拥有土墙青瓦的家终于成了一堆废墟。

因新建的房子占地面积大,所以把周围的树木全部砍掉,留下树桩,也留下一地凄凉。但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两棵柚子树保留下来了。作为代价,它们被砍去了所有茂密的枝丫,剩下粗糙不平的枝干与几片叶,离开了它们从小长大的地方,被移栽到了屋旁一片远远的土地上。待我回到奶奶家时,看到的就是不再茂盛的柚子树。几片叶子恹恹的,垂着头,在风中孤零零地晃动,没有“沙沙”的声音。

事到如今,树处于半死状态,而当年亲手种下它们的人,已经过世五年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一向身体健康的爷爷会走得这么突然。五年前的一个傍晚,爷爷被送往医院,然后在夜半时分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事情来得很突然,当姑妈从长沙赶回来的时候,爷爷已经没了呼吸。屋里有低低的抽泣声,在我的记忆中,姑妈一向坚强,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红了眼眶。“以前他在的时候,我给家里打电话,每次都是妈接的,偶尔是他,说一两句话,马上就把电话给妈了,我也很少和他说话,总想着以后还有很长的时间弥补……”我转身走出门,姑妈还说了些什么,我没有听见。一抬眼,便看见了屋前开得灿烂的柚子树。大朵大朵的白色花朵或绽开或含苞,倒悬在树枝上,地下是落了一地的米白的花瓣,馥郁无比。捡起一瓣,厚实的触感让我想起了爷爷的手掌,这个曾经牵着我的老人。

我刚出生的那几年是在奶奶家度过的。听父辈说过,爷爷以前是不苟言笑的,特别严厉,但从我出生后就不一样了。那时,农村人都重男轻女,但爷爷没有。在我的记忆中,爷爷一直都是一个笑眯眯的慈爱老人。

一时间思绪纷纷,忽然又想到眼前这棵高大挺拔、枝丫已伸到屋顶的柚子树是爷爷在我出生前两年种的,于是,它便与我一起长大。因年幼小,许多事都不记得了,很多以前的生活细节都是妈妈或者奶奶告诉我的,然后我将其一个个拼凑完整,复原,找回以前的记忆。

初春时节,冰雪消融。天气稍微暖和点,柚子树便开始抽叶,生长。自从我会走路开始,便特别喜欢这树。童真的眼睛望着薄如蝉羽的新叶,浅浅的阳光从天洒下,整片叶子都变成了温暖的鹅黄色。小小的眼睛眨啊眨,高兴起来,一下子就笑了。回头望望爷爷,发现他一双略带沧桑的眼中带有笑意,还有慈爱,泛着白的头发在阳光下散发了光晕。在这棵小柚子树旁,充满了温馨与欢乐。时间一晃而过,秋高气爽,柚子树上结满了圆滚滚的柚子,憨厚地晒着太阳,甚至将树枝都压得弯下腰来,“一树梨花压海棠”,我想,这青皮柚子,这眼前风景甚至胜过梨花海棠。眼看着柚子泛黄了,果实也更加饱满,我吵着要吃,爷爷便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轻轻向上一抵,“咚”,一个硕大的柚子落下来了,我跑过去将它抱在怀里,手抚摸着略略粗糙的柚子,爱不释手,生怕被别人抢走。奶奶用刀将柚皮切开,我拿起一片闻了闻,清香在空气中弥漫,见切好了,赶紧拿起一瓣送给爷爷,爷爷笑着将皮耐心地剥开,去掉籽递给我,我放入口中,芬芳四溢,咬一口,大量柚汁飞溅,起初有点酸,但后来就是甜了。我吃得满心欢喜,问爷爷要不要吃,他摇摇头,继续含笑看着我,看着我。

不知怎么,我突然想自己戳柚子,因为看着爷爷拿着竹竿,感觉很好玩。于是“噔噔噔”地跑到墙角,拿起那根有我几倍长的竹竿,准备大显身手,然事与愿违,柚子没有掉下来,反而落了一地树叶。这时爷爷过来了,耐心地教我,他和我一起握住竹竿,对准果蒂,很快一个已经成熟的柚子就落在了地上,我开心地拉着爷爷,将它拾起,爷爷拍拍我的头,满脸都是笑。

再后来,我被父母接回了家,生活在城里,每周只能回去一次。每次我回家,爷爷都很开心,眼角眉梢都带着喜意。就这样过了几年,庭院中的柚子树越来越高大,长长的树丫上有燕子做窝,小燕子叽叽喳喳的,活泼可爱。我也从一个小姑娘成了半个成年人,心性成熟了不少。爷爷还和以前一样,在一旁看着我,一样的含着笑,只是额头的皱纹更密更深了,头发花白,背也有点佝偻,手脚也不太灵便了。现在,又是花开花落,又是“似曾相识燕归来”,可那个会慈祥看着我,对着我笑的人已经不在了,不论四季如何轮回,不论世间风景再好,他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收回纷飞的思绪,站在已经重新长出新叶的柚子树下,我好像看见了那个苍老的背影,好像,又闻到了芬芳的柚子花香。 

作者简介:傅楠,津市市一中 1701班学生。    

指导老师:伍红帅

编辑:林小琼  石承强  黄道师  彭淼

审核:周恩清

作品来源:《兰草》2018年第一期“小说平台”栏目

投稿:jswl4258778@163.com

联系电话:0736-425877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