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行走北疆/杨杰明

来源:《兰草》 作者:杨杰明 发布时间:2018-06-11 浏览次数: 【字体:

行走北疆

文/杨杰明

新疆是遥远的,遥远得透着几许神秘;新疆是令人向往的,向往得让你迫不及待。收拾行囊,平复心情,朝着心仪已久的风景出发。

天色向晚,机翼下,仍然光明一片。晚点的飞机像一只满怀愧疚的大鸟努力在蓝天白云间一路向西。

飞机在兰州中川机场经停后,再次跃上云端,一片连绵起伏云的海洋。白云蓬松得放浪形骸无所顾忌,天空作弓弦,邀风儿轻轻弹,才造化出如此美轮美奂云的模样。如果可以,真想借齐天大圣七十二变一个筋斗纵身其间,好好体验这硕大无比而又吹弹可破的新棉絮的滋味。远处,似一座座白雪皑皑的云山,被落日沁润得白里透红,漂浮而来的游云挤在山腰上,影影绰绰飞流直下,太白笔下的庐山瀑布该不会源自这里吧。

因为时差,内地已是华灯初上,而我们的前方仍然是红日高悬。身后,夜的眼帘渐渐合上,星星闪烁起俏皮的眼睛。前面却是别有洞天,传说中的海市蜃楼扑面而来。满天霞光,从上往下颜色递进,浅红、淡红、橘红、大红、深红、暗红,丰富极了,韵味极了。太阳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暴烈,温柔地抚弄着这只勤奋的大鸟。大鸟的翅膀就像被落日余晖牵引着奋力向前,一轮上弦月向远方来客敞开胸怀……

飞机晚点,友情不会迟到。朋友盛情相邀,夜宵颇有西域风情,睡眼朦胧的儿子闻香而起。因为陈佩斯的小品,乌鲁木齐羊肉串香飘四海,今夜一亲芳泽,果然名不虚传,尤其是专门用红柳枝串起来烤,味道那叫一个美。还有那咕嘟咕嘟的铜火锅,纯正的绵羊肉,顷刻之间俘虏了我们的味蕾。沁了蜜一样的西瓜还没落桌就一抢而空,入口即化,真是别有风味。醇厚浓郁的伊力特曲,香染夜色,醉了友情。

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按新疆时间睡觉,按内地时间起床,还真有点不适应。北疆行程第一天,也是长途跋涉的艰苦行程之一,导游说全程接近800公里。由于昨晚宵夜太晚,早上六点起床实在是有点勉为其难。看着儿子睡眼惺忪的样子,欲笑还怜。

俗话说屁股决定脑袋,今天应该是脑袋决定屁股。一路风尘一路欢欣,愉悦了眼睛,陶醉了心灵,吃苦耐劳的却是屁股,坐功真不是一般的考验。好在风景永远在路上,满心的期待过滤掉旅途的疲惫,演绎出不同以往的异域风情。

昨晚,乌鲁木齐满大街醒目的110警务站就给我相当的震撼,今天沿途常态化的安检,更是一种视觉的冲击,荷枪实弹的公安干警不分男女、不论民族,在炎炎烈日下一丝不苟。曾经,新疆治安状况一度堪忧,如今已是渐趋平稳。导游介绍干警们不管严寒酷暑,每天连轴转十多个小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是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车窗外风景稍纵即逝,路边高大的白杨树昂扬向上,枝干绝不旁逸斜出,立马让我想起了矛盾先生笔下的白杨礼赞。据说新疆人只佩服三个汉族人:左宗棠、毛泽东、王震。“身无半亩,心忧天下”的左宗棠古稀之年抬棺西征,挫败沙俄吞并新疆图谋,“上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毛主席和库尔班大叔“亚克西”的故事更是脍炙人口;王震将军挥师西进解放新疆屯垦戍边的丰功伟绩影响深远;还有“八千湘女下天山”的故事感人至深,我为自己是湖湘子弟引以自豪。

小时候老师告诉我,中国地图就像是一只雄鸡,今天我们往鸡尾那根最靓的羽毛进军。出了乌鲁木齐城向西经昌吉、石河子,在奎屯右转北行,两边都是王震将军麾下将士当年屯垦的成果结晶。长绒棉长势良好,只是棉株很矮,导游说因为矮,所以采摘时节民工们弓腰驼背非常辛苦,我仿佛看到了从遥远的中原大地结伴而来的农民工勤恳忙碌的身影。还有那一望无垠的瓜果海洋,眼下正是西瓜、哈密瓜上市季节,“早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正是新疆的生动写照。玉米、向日葵成片点缀其间,广袤无垠的大地生机勃勃,生动活泼的颜色十分养眼,犹如打翻了上帝的调色板。

车过克拉玛依,茫茫戈壁又是另一番景象。橘红色的磕头机一眼望不到边,石油城果然名不虚传。歌唱家刘秉义大气浑厚的旋律——《我为祖国献石油》顷刻回响在耳边。

前方就是乌尔禾,今天的游览重点魔鬼城到了。烈日当空,风沙扑面,大家游兴丝毫不减。荒凉的戈壁滩上突兀出一大片刀砍斧削的景观,或高或矮,或粗或细,或远或近,象城堡,象轮船,象动物,象高山,形态各异,惟妙惟肖,风沙的洗礼,岁月的沉淀,塑造了这鬼斧神工的绝妙。据说这里是我国著名的三大影视基地之一,《卧虎藏龙》、《七剑下天山》、《无人区》就出自这里,仗剑天涯的侠义情怀让人浮想联翩、心驰神往。

继续北往,进入塔城地界,一派草原风光。锥形尖顶的蒙古包、穹窿形的哈萨克毡房星星点点,牛羊马儿在悠闲地撒欢。远处,一轮彤红的落日下,华能集团的风力发电机随风起舞。美丽的北疆小城布尔津近在眼前,一条河舒缓的穿城而过。河流小而浅,初见毫不起眼,一问竟是大名鼎鼎的额尔齐斯河,常言河水东流入大海,而它却是如此的超凡脱俗,是我国唯一西流注入北冰洋的大河。

入驻,又是子夜时分。

布尔津是如此的小巧玲珑,和周围的环境浑然一体,建筑物普遍不高但却风格独特,红色、蓝色的尖顶颇有几分哈萨克风情,在葱郁高挑的白桦树掩映下风姿绰约。布尔津河河滩很宽,白色的鹅卵石慵懒舒展,晨曦中惬意享受着河水的温情。布尔津河就像一条系在小城身上的披肩,随意恬然。

清晨的天空瓦蓝澄亮,晨风都甜丝丝的。我们登车出发,心早已飞向喀纳斯。

也许是早起的缘故,一车人在蜿蜒曲折的盘山路上昏昏欲睡。突然,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扑面而来,同伴们齐声惊呼,满山满坡的绿瞬间挤进车来,偌大的湖泊波光粼粼,是哪位神仙酒后张狂,随手把湖水染得如此碧蓝透亮。

喀纳斯到了。

喀纳斯的美,美得不可思议,美得岂有此理。空气清新极了,吸一口清洌甘甜,浑身舒坦。记得前不久有位来自彩云之南的女留学生在美国发表毕业感言,赞许美国的空气都是甜的,跪舔的感觉无以复加。真要比空气质量,只怨曼哈顿岛上的自由女神不自由啊,要是她来一趟东方自由行,一定会醉在喀纳斯的天然氧吧里。

该不是王母娘娘要开蟠桃会吧,观音菩萨的净水洒过,洗出如此湛蓝的一片天。天空飘着无数朵祥云,轻柔曼妙,好像刚被西施浣过的轻纱随意挂在万里蓝天。

阿尔泰山矿产丰富,在矿物质的作用下,湖水碧蓝,随着不同时段阳光的调和而闪耀出不同的光泽。我们随着排队的长龙终于登上了游艇,风驰电掣一般犁开浪花朵朵,飞溅的浪花起初是雪白的,晶莹剔透,瞬间又被满湖的碧蓝漂染。岸边是亭亭玉立的白桦,葱茏的山坡上是孤傲的冷杉,湛蓝的天,深绿的山,碧蓝的湖,交相辉映,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成就了这幅无与伦比的山水画。

伴着喀纳斯河蜿蜒伸展的木质栈道,天南海北的游客川流不息,无不透露着同样的惊喜,有几个老外手舞足蹈,眼珠都快掉进湖水里。诗圣有诗“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当我们气喘吁吁爬向观鱼台,沿路一步一景的诱惑早已挥发掉了满身疲惫。在踏上最高处的那一刻,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东边远处的雪山上,有常年不化的冰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或许这就是雪山飞狐的福地洞天?夕阳高挂,西边连绵起伏的草原被涂抹成迷人的金色,成群的牛羊撒着欢儿,一条小路在草原上曲折伸展,直插遥远的天际线。右边山坡下,喀纳斯湖舒展着曼妙身姿,宛如游龙迤逦而来,就像在山谷间镶嵌着生动灵性的碧缎。登高望远,美不胜收,无限风光在险峰,千真万确。

可惜时间已晚,纵有千般不舍,我们不得不赶往今晚的住宿地——贾登峪。一路上,只能与神仙湾、月亮湾擦肩而过,在车上匆匆一瞥,尽管心仪不舍,却也只能留下下次再来的遗憾。

新疆之旅,长途跋涉,累是累了点,但可以充分利用坐车时间思我所思,想我所想。累且快乐着。

作别童话边城布尔津,拥抱人间净土喀纳斯,我们一头扎进禾木村,这里是喀纳斯景区蒙古族图瓦人聚居的三大村落之一。一样的天空一样的河水,一样的怡情一样的静美。清一色的原木坡顶小木屋,清新醉人的禾木河流水潺潺,不知是谁家的马儿悠闲徘徊在高高的白桦树下,有三三两两的图瓦男女骑着摩托车从树林飙过,洒下一路欢声笑语。河上有三座桥,我们选择了黑龙江省援建的新桥过河,倚靠在晃晃悠悠的桥上,望天上云卷云舒,听桥下河水大珠小珠落玉盘,怡然自得,夫复何求?沿着栈道拾级而上,偌大的高台山地上白茫茫一片,不知名的野花开得正艳。游客们欢呼雀跃扑向这花的海洋,儿子开心极了,又蹦又跳撒开了欢。这里是真正的赛马场,儿子终于如愿以偿,和图瓦骑手一起体验了一次草原上扬鞭策马的快感,只是下得马来捧着屁股龇牙咧嘴,脸上却满是得偿所愿的幸福感,典型的痛并快乐着。儿子他妈挑了身哈萨克民族服装,在草地花丛中开心地转圈,衣袂飘飘,我也被母子俩的开心感染了,仿佛听到了心中花开的声音……

朝阳愉快地翻过远处的高山,眼前的一切都沐浴在和风暖阳中。有几只鹰盘旋俯冲,去了又来,似乎在传递着图瓦人的热情,又好像是表达着禾木的好客。

回望山下,山清水秀,安详的禾木,分明就是一个童话的世界。

不到新疆,感受不了什么叫地域辽阔。“疆”字的说法很有意思,左边是一张弓,外加一个土。新疆与八个国家接壤,有5600公里漫长的边境线,形状恰似一张弓弦,遥想当年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成吉思汗正是从此挥戈西进,气吞万里如虎,饮马多瑙河畔。提起弓弦之外的“土”字,不由得让人扼腕叹息,它代表着清末被沙俄鲸吞的44万平方公里大好河山。右边代表着新疆的地形“三山夹两盆”,自北而南分别是阿尔泰山脉、准葛尔盆地、天山山脉、塔里木盆地、昆仑山山脉。我们的行程以北疆为主,沿217线北上,216线南下在北疆画了一个不太规则的圆圈。

从禾木童话里醒来,又折服在五彩滩的惊艳里。一江碧水向西流的额尔齐斯河波光粼粼,把这块神奇的地方一分为二,一边是裸露的岩石千姿百态,千年的风刀霜剑雕刻出不屈的脊梁,五彩肌肤宣示着历史的荣光。对岸是一望无际的深绿,高大茂盛的树木傲然挺立,犹如礼仪威严的卫队注视着大河西去。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沙漠,夕阳西下,颇有几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沧桑,只是已听不见消失在悠悠岁月中的阵阵驼铃声。

车过乌伦古湖,水天一色,颇有几分震撼。只是贵为新疆第二大淡水湖,和老家的湖南最大溪水湖相比,我更留恋正在建设中的国家湿地公园毛里湖的小家碧玉。继续往南,戈壁连绵,沙漠三宝红柳、梭梭依稀可见,传说中千年不死、千年不倒、千年不朽的胡杨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李白的诗脍炙人口。再上天山,我依然有着朝圣的心态,“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周穆王和西王母娘娘天池之约的故事历久弥新。博格塔峰终年积雪不化,天池随着光线变化幻化出不同的颜色,向阳的湖岸草色镶金,温润柔软,背阴处云杉森森,冷峻厚重。源出天池的三公河夺路而下,时而湍急,时而舒缓,自上而下依次穿行在云杉、榆树、柳林之间,欢快轻盈,引人入胜。

天山的美丽超凡脱俗,天山的神秘源远流长。金庸、梁羽生笔下群英荟萃,仗剑天涯,何等英雄豪迈。下得山来,心底激荡的竟然是满满的侠义情怀。

行走新疆,一路辛苦,一路收获。行程的最后一天,兵发火焰山。儿子朝也盼、晚也盼,心心念想的就是火焰山。

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已经习惯了,好在目不暇接的风景就在路上,变幻有如万花筒一般。东方远处,巍峨挺拔的天山以蓝天为背景,时而白描,时而工笔,时而若有若无,时而浓墨重彩,精心勾勒出一幅江山如此多娇的山水画卷。浩浩蓝天镶边,皑皑白雪为魂,博格达峰犹如血气方刚的维族“巴郎子”傲然耸立。“天山有雪常不开,千峰万岭雪崔嵬”,往事越千年,此时此刻边塞诗人岑参的吟哦破空而来……

车入三十里风口,公路两边怪石嶙峋,寸草不生。这里是新疆有名的风口,经常飞沙走石,汽车被大风刮翻也是常有的事。自然条件之恶劣可见一斑。小草湖到乌鲁木齐高速的隧道建设热火朝天,一支筑路大军风餐露宿奋战在这里,战天斗地的精神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浓荫如盖的葡萄架下,游客络绎不绝,几个维族姑娘小伙跳起了欢快的舞蹈,热情奔放的旋律激起了大家阵阵喝彩。吐鲁番是湖南对口援建地区,听说我们来自遥远的洞庭湖畔,维族兄弟姐妹们热情高涨。以心相交,成其久远,我们无不陶醉在这浓烈的民族氛围里。尤其是提及从湖南来的自治区前任张春贤书记“柔性治疆”政策,一脸憨厚的维族汉子心怀感激,连称“亚克西”。维族人勤劳勇敢,举世闻名的“坎儿井”就是其代表作,它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齐名,并称中国古代三大工程。随着参观的长龙,我情不自禁地掬一捧井水,清香甘甜沁入心扉。

火焰山果然名不虚传,滚滚热浪似乎要窒息我们。儿子被展示墙上的西游记故事深深吸引,象一条欢快的鱼儿穿行在各种雕塑之间。一根硕大无比的温度计直刺天穹,铁扇公主若有所思,牛魔王扬鞭策马,唐僧师徒在高温里打坐,行者手执金箍棒瞭望远方,好一幅“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的大唐西域出征记。

火焰山的温度是滚烫的,火焰山的历史是厚重的。高昌王国、交河古城兴衰更替,见证了百折不挠的玄奘大师向着心中的理想无畏西去。千年之后,历史风云中奏响“一带一路”的时代强音,我强烈地感受到什么是往事并不如烟……

作者简介:杨杰明,津市人,现在建设银行益阳市分行工作。

 

作品来源:《兰草》2018年第一期“天南地北津市人”栏目

投稿:jswl4258778@163.com

联系电话:0736-4258778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