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走进津市>原创作品>详细内容

原创作品

油菜花香/周玉连

来源:《兰草》 作者:周玉连 发布时间:2018-10-30 浏览次数: 【字体:

油菜花香

文/周玉连

 

在山花烂漫,桃花灼灼的季节,油菜花也绽开了,一片金黄。清明的节假日,借着祭祖的机会,来到了生我养我的土地上,观赏油菜花。

灵泉葵花,虽然年轻力壮的劳动力已去南方寻梦,但乡亲们种植和栽培的油菜还真不少。留守乡亲,亲力亲为,互帮互助,尽量让田地不抛荒,种粮、种豆、栽油菜。        

看,这一片油菜花,金灿灿地开在梯形田间里,犹如金色的台阶。最高处的樟树、楠竹、青松和杂树,把这层层金黄封存在幽静的田野里,油菜花开花落。

看一眼金黄,吸一吸香,心儿醉了。多想练习飞翔,在阳光明媚的春日,像蜜蜂一样,久久地吻着黄色的花蕊。像蝴蝶一样,在花间起舞低飞。像小鸟一样,在家乡的山水和油菜花之间盘旋。

在这细雨纷纷的清明节日里,撑着伞与家人观赏油菜花也是一种惬意。我欲把这片金黄剪下,借着这细细的雨帘卷起,收藏在我的记忆深处。待到手脚不好使了,静下来的时候,再一一的从脑海里翻出,回味。

我常常想:油菜花为什么开得那么金黄养眼,那么灿烂无比?是因为它的一生,占据了秋、冬、春、夏,枝叶演绎了四个季节的变化。经历了萧然之气的秋,雪花飞舞的冬,料峭的早春,再延至严热的夏。从苦寒到炎热,从细秧子到枝繁叶茂,再到结籽压榨成油脂,它的一生都在奉献。

我很爱吃家乡的油菜秧子、油菜苔。春天里油菜苔开始疯长,摘断一茬,过三、两天又长出一茬,嫩嫩绿绿的,添些腊肉炒来特好吃。前年在深圳打工,常常梦见家乡的油菜花。有几个夜晚,久久无法安睡,便提笔写下《油菜吟》一诗:灿若黄金美畈畴,花团锦簇亦情柔。冬寒嫩叶随时绿,夏暖新枝渐日稠。洁蕊香香招蝶舞,鲜姿艳艳引蜂游。心甘九死圆佳梦,玉液清脂默默流……油菜花开得那么热烈、那么艳丽,其实,它并不是为了招蜂引蝶,它只是仰首含笑提前向农民朋友报个喜。因为从播种、栽培,施肥和锄草的辛勤劳动的过程当中,就知道自己是农民的希望之花,丰收的喜讯,朵朵黄花,粒粒菜籽,在老农的眼里都是宝贝儿。

油菜花儿热烈地开过之后,又纷纷地离枝凋谢,结荚长籽,同时低下头。它低头的目的,是为了不被风吹断,它须要尽量地保护好自己,默黙地等待着籽粒成熟。它似乎是个人类的智者,让人们感觉到了它的可喜又可爱的一面。

油菜荚接受雨水的洗礼的同时,根儿和枝丫还要卯足劲吸收和输送养分,好让荚儿长得圆圆满满的,长得鼓鼓的。因为它要向人们提供香香的油脂,要报恩大地母亲、奉献人类。它要努力生长,荚儿里揣着的都是满满的爱……

这些年,见过诸多的野花野草,唯有油菜花,结荚长籽,为人类提供菜油。我在外漂之时,又一个思乡的不眠之夜,另作七绝《油菜吟》:花黄灿灿吐芬芳,玉汁清脂润肚肠。但可献身甘九死,野花虽盛只飘香!油菜把一切都奉献了人类:菜苔作佳肴,落英化泥护禾苗。菜油供人食用,渣滓呢!就养鱼养虾,作瓜果基肥,油菜一身都是宝。

爱上油菜花,始自孩提时。我那时不谙时事,和村庄里几个年龄相仿的男孩女孩,常躲在油菜田地里玩扑克,玩够了,还把油菜枝折断,做成花环,戴在头上扮“新娘”。被大人们发现了,挨骂之时,我们一伙,双手插腰与大人斗嘴,气势还不凡。那时,我们只是爱油菜花,因为爱就私自占有了,享用了。我们全然不知这些金色的花朵是大人们披风裹雨辛勤劳动换来的,更不知道珍惜大人们的劳动成果。

现在,一家人在武汉市安了家,和睦相处,乖孙绕膝,生活得无忧无郁。而之前栽种油菜终日围着土地打转的父母,已回归自然进入土地几十年。天国的父母,儿时的油菜花乐园,时常牵着我的心,惹出乡愁。

今日至此,又见菜花黄,又闻菜花香。


    作者简介:周玉连,女,临澧县烽火乡人。现居湖北省武汉市

    作品来源:《兰草》2018年第二期“我的青春在津市”栏目

    投稿:jswl4258778@163.com

        联系电话:0736-4258778


(终审 :津市市文联)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
打印正文 | 关闭页面